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 动物世界

确认过眼神,你也是不懂动物的人

时间:2019-05-06 浏览量:0次

如果问一个孩子,狐狸有什么特点?

“狡猾!”几乎十个孩子九个半会这么坚定地回答。

再继续追问:为什么?

他一定会这么说:“因为童话故事里的狐狸都这样。”

狡猾的狐狸、倔强的驴子、不爱干净的猪,这些都是人们对动物的固有印象,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这不,有几个动物诉苦来了,听听它们都说些什么吧。

狐狸:委屈如我,你怎么还舍得伤我毁我

数千年来,在历史故事和神话传说中,狐狸的狡猾可谓是深入人心。有一篇名叫《狐狸和乌鸦》的寓言故事:乌鸦叼着一块奶酪坐在高高的树枝上。狐狸在树下对乌鸦百般奉承,说服乌鸦为它一展美妙歌喉。乌鸦被狐狸的奉承冲昏了头脑,刚一张嘴,奶酪就落到树下,正中狐狸下怀。这篇2600年前的寓言故事里面有一点点真实的成分在吗?答案是肯定的,而且不止一点点。真实的故事是,不只那块奶酪,连乌鸦自己也是狐狸的“盘中餐”。乌鸦是一种食腐动物,而且偏好油脂丰富的尸体。因此,为了抓到乌鸦,狐狸会先躺在地上装死,当乌鸦落地啄它第一口时,这个狡猾的小家伙就会突然醒来,反咬乌鸦一口。

只要狐狸不灭绝,关于它们狡猾的传说也就不会落幕。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狐狸都是人们的猎杀对象。几十年前,猎人们为了更有效率地杀死整窝狐狸,常常会用烟熏狐狸洞。直到现在,狐狸,这种“公认”的害兽,依旧是人们高举“除害”大旗肆意杀戮的对象。但即使是这样,狐狸的数量不减反增。狐狸能认出陷阱、猎人甚至是猎人们的车,因此它们在多数情况下能避开抓捕。而且,狐狸卓越的适应能力总能为它们找到新的食物来源和生存空间。前不久,我就在柏林见到过一只狐狸,就在勃兰登堡门旁边柏林动物园的角落里,一只狐狸安静地吃着一根咖喱肠。同为犬科,我们信任家里的狗远超狐狸,可能是狐狸打心眼儿里不想与我们结伴同行吧。


确认过眼神,你也是不懂动物的人

狼:我和狗本身同根生,奈何待遇差别大

狼来了的故事家喻户晓,一句“狼来了”足以让所有人放下手中的活计,来应对即将到来的入侵。对于狼,我们有一种祖传的恐惧:狼不是很危险,但狼很会算计。

直到19世纪,人们还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如果狼袭击了一只瘦弱的山羊或者是拖走了几只绵羊,家里就该喝西北风了。虽然狼不会进攻人类,也不会损害耕地,但它们就是不能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只有在非常极端的情况下,狼才会被迫选择攻击人类。

现在,狼的威胁还存在吗?这真是一个杞人忧天的问题。电围栏呵护着我们的家畜,绵羊生活在牧羊犬的看管之下,我们对家畜的保护可谓是无微不至。不论是喜欢漫步林间的人还是常年驻守在林子里的守林人,都很难见到这位冷酷的杀手。毕竟人类那么可怕,就是杀手也得绕着我们走。由于野生动物保护“有方”(主要是因为猎人们无休止地投喂),现在林子里的鹿、西方狍和野猪是以前的50倍那么多。我们对于狼的畏惧很可能来自猎人们散布的谣言,他们为了能够进林打猎,将恐惧植入民众的心里。其实,我们害怕狼完全没有道理,看看家里乖巧的狗,从基因上来说,这些小可爱们可是纯种的狼,而它们和狼唯一的区别就是:狗不怕人,狼怕人。只要我们还同意养狗,就应该对狗的兄弟也表示欢迎,欢迎它们时常在我们的森林里闲晃。


确认过眼神,你也是不懂动物的人

猪:差一点,我就成了网红脏脏猪

家猪起源于野猪,它们的基因几乎相同。直到今天,家猪也可以轻易与野猪杂交繁殖。所有的猪都有一个共同点——脏。一说到猪,脑海中就会浮现一个沾满泥巴的形象,这个形象是导致我们认为猪很脏的直接原因吗?什么叫作脏?在这个集合名词下,我们一般用来指那些不卫生的污染源,这些污染源可能会对我们的健康带来损害。而猪身上的泥浆跟药房里的泥浆包或泥浆浴所用的泥浆几乎相同,但这些泥浆并没有受到病原体的污染。

土壤中所含有的成分对皮肤可谓是益处多多,猪自然也不会错过。由于猪的皮肤没有汗腺,夏天,它们喜欢躺在凉爽的泥坑里或是泡在一条清澈的山泉里。除了凉爽以外,泥浴还有些别的作用。泥浆在皮肤表面缓慢干燥成壳,因此很多皮肤表面的寄生虫被困在壳里。然后,猪再把这层泥壳擦洗掉,成功消灭体表寄生虫。经过这些步骤以后,一只爱干净讲卫生的猪就出现在我们身边了。

真正脏的是那些生存空间不够的家猪。其实它们也很爱干净,比如它们会在猪圈里的一个固定的角落排便,以此来确保猪圈内其他地方的清洁。但大规模养殖使得家猪连一点儿干净的地方也不会有:它们必须睡在自己的粪便上。由于猪也是杂食动物,因此它们的粪便气味非常糟糕。这一切发展成为我们认识中的“脏猪”——它们站在狭小的空间里,周身散发着恶臭,一副脏脏的样子。所以,合理养殖的重要性可见一斑。而它们的野外亲戚——野猪,身上自带一种天然的气味,就像美极牌香料的味道。当您下次去森林里散步闻到这种混合香料的气味时,您就会知道,有一只幸福、干净的野猪正从您身边路过。


确认过眼神,你也是不懂动物的人

驴子:对于倔驴这个称号,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驴子最早是生活在非洲北部炎热地区的草原动物。

在那里,驴子学会了一项传统美德——节俭度日。如果在两到三天内不吃不喝,驴子都没有问题。而驴子的马亲戚,则受不了这么长时间的断水断粮。驴子这么能扛饿的原因还在于,它们相对矮小,所以吃的也较少。因此,饲养驴子更加经济实惠。

驴子还被誉为“小个子的马”,它们很强壮,经常超负荷运载货物。不过,这对于驴子来说并没有好处。所以,德国驴和骡子保护协会规定,驴子的载重不能超过其自身体重的 1/5。但在那些驴子被当成交通工具的地区,这一点好像并没有执行。

我们对驴子大概都有这么一个印象:它驮着货物,不管主人怎么打骂,都不肯向前走一步——当然也不会后退。“真是头倔驴”,这句话也随着驴子传到了今天。

其实,驴子站着不动,是有它自己的想法的。当它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就会停下来,冷静地分析眼前出现的情况,在得出没有危险的结论以后,“倔驴”才肯挪步。因此,驴子并不是倔,而是谨慎。毕竟在驴子的老家——那片炎热、坚硬的非洲草原上,如果像马似的有点情况就开始瞎跑,死得也快。所以就算主人在驴子们停止不动分析情况时搞点什么事情(比如打它们),驴子们还是坚持自己的主张。说到驴子的性格,它们的情感细腻,又很惹人爱——有时,甚至会被请去当治疗动物。


确认过眼神,你也是不懂动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