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死人买豆腐

时间:2019-06-13 浏览量:0次

我爷爷以前是做豆腐的,那做豆腐的手艺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人送外号“豆腐官”。那时候还是在生产队挣工分呢!别人都去地里搞大生产,爷爷只要在家里做豆腐就行。别以为做豆腐是很容易的,那时候没有电,只能用驴拉磨,不能烧煤气,只能用木头烧火熬豆浆,没有电自然也就没有灯,所有的照明只能依靠一个小小的蜡烛和灶坑里的火光。

爷爷每天凌晨两点起来,一番工作后,太阳刚刚升起,天朦朦亮的时候,爷爷做的豆腐就出锅了。不要以为爷爷要出去卖,那太有损“豆腐官”的威名了,爷爷只要现在房子上喊两声豆腐,全村的人就都会听见,那声音浑厚有力,穿透力极强,以至于后来我无论在村子哪个角落玩,只要爷爷一呼喊我的名字,我准能听的到。

我小的时候,爷爷还在做豆腐呢,现在年纪大了就不做了。小时候的我总是很贪睡,每次醒的时候,豆腐早就卖光了,从来就没有赶上卖豆腐的时候。

有一次我和爸爸要出远门,所以早早的就起来了,我迷迷糊糊走出屋门的时候,看到豆腐才刚刚做好,我一下子就来精神了,终于赶上卖豆腐的时候了,我兴奋的不得了。可是爷爷见到我出来,脸色变了变,好像有一些不安。看了看我身后,爸爸没有跟出来,爷爷就说道:

“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屋去!”

我不理爷爷,看着热气腾腾白白嫩嫩的豆腐不说话。爷爷见状更有些着急了,走过来拉着我往屋里拽,一边拽一边说道:

“快,听话,赶紧回屋去,一会再出来,快!”

我甩开爷爷的手,说道:

“不嘛!我要看卖豆腐,我才不回屋呢!”

爷爷见我甩开他的手,就又来抓我,我一下子跑开了。就在这时,外面进来一个人,进屋之后就现在门口一动不动,冷冰冰的说道:

“我买豆腐!”

这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声音太冷了,冷的有点刺骨。我寻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老头站在门口,灰色的衣服,灰色的裤子,黑色的布鞋是白色的底,湿漉漉的滴着水,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可是地上居然没有水。这……这是给死人穿的衣服啊!我吓了一跳,我知道这身衣服,隔壁王奶奶死的时候,我偷跑进屋里看到王奶奶穿的就是这样的衣服。我慢慢的看向他的脸,花白的头发梳着背头,像打了发油似的一丝不乱,我知道,那是给死人梳的发型,头发是用豆油梳的。眼窝深陷,皮肤松弛黯淡,没有一丝血色,紫青色的嘴唇像是咬着东西,我知道,那是压口钱。眼神涣散无神,周身感觉不到一丝温度,这……这明明就是一个死人啊!

爷爷已经来不及拉我,只好转身去装了两块豆腐,又走到门口,递给了那人。那人也没有说话,接过豆腐转身走了,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眼。而我却被吓得不轻。因为我认出那个死人是谁了,他是我家前院的,已经……已经死了三年多了。

我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爷爷叹了口气,也不在管我,去收拾豆腐了。爸爸在爷爷给那人豆腐的时候就来了,这会也走过来把我拽到了里屋,我顺从的跟着爸爸走了,再也没有看卖豆腐的心了,那一天我都是傻傻的,呆呆的。过了好几天我才恢复过来。我问爸爸这是怎么回事,爸爸不说话,怎么问他都不说。之后的几天我也问爷爷奶奶和妈妈,他们都不说。我那时还小,没有那么多心智,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看到死了三年的人,但是等不到答案也就没有兴趣继续追究这答案了。我把这件事和别的小伙伴分享,他们却哈哈大笑不相信,我被嘲笑的次数多了,也就不再讲这件事了。

直到我长大了,我才知道这件事情的答案。那个人是跳井淹死的,而那口井就是爷爷做豆腐用的那口井。我想不透这之间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联系,你能想透吗?

作者寄语:“豆腐官”系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