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午夜讲堂

时间:2019-06-13 浏览量:1次

万家齐期末考试又挂科了,挂的是人体解刨学。

身为医学院的学生万家齐却有着晕血的毛病,真是让人怀疑,他当时报考医学院的时候,是不是喝醉了,亦或者一紧张点错了。

迄今为止,万家齐已经连续挂了两年的人体解剖这门学科了,如果在毕业之前他通不过的话,他就拿不到毕业证与学士学位证书。

那样,他这四年的大学就白上了,什么都的不到。

刚刚开始的时候,在上人体解刨学课堂上,教授用的是福尔马林浸泡过的尸体,已经没有了血液,万家齐在解剖的时候,很上手。

可到了考试的时候,用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尸体,这样一来,万家齐就不行了,一看到鲜血就眩晕,两个眼睛痴痴呆呆的,就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其实,大家都不知道,万家齐并不是真正的晕血,他一看到鲜血,就会让他想起恐怖的事情,所以,他看到鲜血之后,神色就会变得十分的畏惧。

那是万家齐上高中的那会,他喜欢上了班里一个叫小珍的女孩,对这个女孩展开了爱情的攻势。

刚开始的时候,小珍答应了做他的女朋友,可是后来,小珍却喜欢上了另外一个男生,让他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那天黄昏,万家齐看见小珍和那个男生手拉手的走出了校园,走进了学校外面的小树林,两个人在小树林里尽情的亲热着。

万家齐就躲在暗处观察,看到两个人的衣服脱掉之后,他的心中悲愤极了。

他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怒火,拿着随身携带的水果刀,将小珍和那个男的全都杀死了。

杀死小珍和那个男生之后,万家齐将两个人的胸腔完全的割开,将他们的心脏取出来,扔到地上,然后对着那两个心脏撒了一泡尿。

然而,当他做完这一切,大泄了心中的郁闷之情,感觉自己的心情十分的舒畅。

就在万家齐准备将两具尸体清除的时候,小珍那血淋淋的尸体猛然间站了起来。

直挺挺的站着,对着万家齐瞪了一眼,万家齐清楚的看到,小珍全身的鲜血滴答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胸腔起伏着,被割开的肚皮就像两扇门一样,随着胸腔的摆动而内外的摇摆着。

小倩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愤怒和不甘,像是要找万家齐索命一般,身体微微前倾,摇摇晃晃的向着万家齐走来。

万家齐在此时已经被吓得腿都软了,刚刚那股高兴劲全都荡然无存了,随之而来的则是深深的恐惧。

万家齐再也不顾什么毁尸灭迹了,转身就跑,不知道摔了多少个跟头,才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宿舍。

从此之后,万家齐就特别的害怕鲜血,一看到鲜血,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起小珍那血淋淋的尸体,就会想起小珍那怨毒的眼神。

如今,万家齐必须面临的就是补课了。

解刨课是学校组织的,为了增加这些胆小懦弱的学生胆量,特意将时间定到了午夜十分。

万家齐的心理非常的不愿意,但是,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挂科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关乎着毕业证和学士学位证,他不能挂科,如果这两个证书他拿不下来的话,那么,他毕业以后,就肯定找不到好的工作,别说医生了,就是护士他也当不上。

解剖室的位置距离万家齐的寝室楼不是很远,他走出寝室楼转个弯就到了。

当万家齐走到解剖室所在的大楼之内的时候,发现整个大楼的灯都是开着的,这让他安心了不少。

进了解剖室之后,万家齐的心理更是安心了,因为所有补课的学员都在拿着笔记本,这就说明,今天可能还是讲解理论知识,而不是实际的进行解剖教学。

当万家齐找个座位做好之后,那个为他们补课的教授也走了进来,走到讲台前之后,老教授并没有说话,而是拿着一把手术刀在讲台上摆弄,仔细的摩擦着,很是小心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就像抚摸爱人的脸颊一样。

看到教授这幅神情,大家都很是疑惑,不知道教授想要干什么,为什么不讲课,而是做出这番姿态,那闪烁着寒芒的手术刀,让这些学员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你跟我去搬一具尸体!”

老教授的手术刀指在了万家齐的脑袋上,让万家齐一阵头大。

三更半夜的去搬尸体,这不是开玩笑嘛?

万家齐的的心理很不愿意,但是,他现在无法拒绝教授,因为他感觉,如果他要是不去的话,教授手上的那把锋利的手术刀一定就会扎进他的脑袋里。

虽然这个想法很荒谬,可这就是万家齐此时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万家齐皱着眉头和老教授走出了那个解剖和讲课一体的讲堂。

当两个人走过一道走廊的时候,周围的灯瞬间的熄灭了,整个走廊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教授!怎么停电了?”

万家齐的心中有些慌乱,也有些害怕。

“教授,听到吗?你在哪?”

万家齐听不到教授的回答,也听不到除了自己而外的任何脚步之声。

难道教授失踪了?

万家齐的心中有些疑惑,更多的还是恐惧。

他伸出双手,小心的向前摸着,只要找到墙壁,他就能沿着墙壁一直都到外面去。

可是,他的手并没有解除到墙壁,只是摸到了一个人。

他一开始以为,这个人一定是教授了,可是,当他摸到这个人的肩膀上的时候,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这个人是个长头发,是个女人,而教授是个男人,这个人并不是教授!

这……这个人是谁?

就在他心中疑惑的时候,所有熄灭的灯都亮了,万家齐终于看清了这个人,这个人手里拿着教授刚刚拿着的那把锋利的手术刀,可却并不教授。

她……她是小珍!

小珍用憎恨的眼神凝望着万家齐,让万家齐感到万分的恐惧。

他知道,小珍是来寻仇来了,是来索命来了。

他张开嘴巴,准备的生的呼喊,可他的嘴巴刚刚的张开,喉咙就被锋利的手术刀割开了。

从肺部呼出来的那股气体顶着血沫子,在万家齐的眼前形成了一片血雾,这已经是他此生所能看到的最后的一副画面了。

作者寄语:给大家推荐两本书:草根师姐的新书《我的鬼怪夫君》还有一本也是朋友的新书《棺人,太撩人

上一篇:脚丫山的战争

下一篇:不要听鬼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