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鬼话闲聊之玲珑血玉(上)

时间:2019-06-13 浏览量:0次

上一篇:《鬼话闲聊之惊心食人族》

屈文燕怎么都不相信左明轩已经死了,攥着左明轩送给她的玲珑血玉思绪万千。

这时丫环跑来告诉她说说,左明轩的尸体已经找到,在警察局里等着人去认尸。

屈文燕惊得差点晕过去,准备一番后便要跑去警察局认尸,不料屈夫人让家丁将她锁在了屋里,任凭屈文燕怎么哭喊,屈夫人就是不肯放她走。

屈文燕不得已拔出剪刀,指着自己的脖子,冲着门外的屈夫人说:“对不起娘,女儿早已是明轩的人!如今他死了,求娘让女儿去见他最后一面吧!”

门外的屈夫人惊得说不出话,用锦帕捂着胸口,指着屋内的屈文燕说:“女儿啊,你怎么可以这样!那左明轩不过就是个长工,你与她苟合置屈家和爹娘的颜面何在?何况封府早已下了聘礼,下月十五便要迎你过门的啊!”

屈文燕依旧用剪刀对着自己,吓得屈夫人不得不唤人将门打开,可惜屈文燕算错了,屈夫人根本就没打算放她去警察局认尸,何况左明轩的死因不明,弄不好是个杀人犯火罪,屈文燕若是认了尸,只会让屈家蒙罪。

屈夫人一使眼色,几个家奴一拥而上,将屈文燕手里的剪刀夺了下。

“娘,你何苦这样逼女儿!”屈文燕苦苦哀求道。

正在这时封家大少爷封桦赶了来,见屈府上下个个神色慌张,又听闻屈文燕被关在屋里几日,不得不向屈母求情,说自己能将她劝住。

封桦见了屈文燕拿出左明轩留下的信递给屈文燕,左明轩说,他自知杀了人对不起屈家,更对不起她,只能以死谢罪,他请屈文燕忘了他,找个爱她的男人嫁了。

屈文燕攥着书信哭得个死去活来,可是心里依然相信左明轩没有死。

屈文燕虽然人是劝住了,但心事重重的她日渐消瘦,终日躺在床上不起,屈夫人不得不为她请了位大夫把脉,这一把脉竟查出怀了身子。

屈夫人吓得腿脚发软,眼见婚期将至,这个孩子她说什么都不能让屈文燕生下。

于是屈夫人暗中让人给屈文燕送去了打胎药,那孩子在不知不觉中流了。

此时的屈文燕对生已无眷恋,得了失心疯,每日抱着个枕头当孩子哄着。

封桦对她倒是不离不弃,婚期一至,便用八抬大轿将屈文燕娶进了封家。

封家也是大户人家,封桦的父亲见封桦娶了位疯子,气得甩了封桦一巴掌,然而封桦并没因此嫌弃屈文燕,依旧尽心照顾着她。

这日屈文燕又抱着枕头在院子里疯言疯语,不料看见荷花池边有个青蓝色的身影,屈文燕定睛一看像是左明轩,她哭喊着朝荷花池里跑去,嘴里喊着:“明轩!明轩!”

“扑通”人掉进荷花池中。鬼姐姐www.guijj.com

从那以后封府便经常闹鬼,仆人们经常在后院的荷花池边看见屈文燕抱着个孩子走来走去。

封桦自屈文燕死后,并没有续弦,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便坐在屈文燕的屋里,握着玲珑血玉睹物思人。

可是封家只有他一位独子,屈文燕这一走又没生下一男半女,这再娶之事也难免。

封家夫人替封桦娶了门当户对的顾家千金,那顾家千金长得与屈文燕有几分神似,封桦起初以为是屈文燕,只是这屈文燕除了神似外,连言语、习惯也跟屈文燕如出一辙。

那顾家千金新婚夜居然不呆在新房,转而跑去后院的荷花池里嘤咛抽泣,直至哭到半夜三更才依依不舍地回新房。

封家以为新媳妇有病,想让封桦将人休了,不料那顾家千金却抱着封桦的一条腿说:“封桦,我是屈文燕!我死后去了地府,却找不到左明轩,我想左明轩他还活着,便借尸还魂了!封桦帮帮我,把明轩找回来!”

封桦顿了顿,怎么都不相信这世上还有此等奇异事,但这顾家千家说得有模有样,对于屈文燕的事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再想到这顾家千金出嫁之前得了一种怪病,一直昏迷不醒,突然有一日就醒了来,还喃喃自言自语说自己是屈文燕。本来这事只是传闻,如今听她自己说起,这事情越想越蹊跷,或许真得是屈文燕借尸还阳了。

封桦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握着手中的玲珑血玉久久难以平静。

屈文燕见他手里攥着那块玲珑血玉,想也不想一把抢了过来。

“这是明轩给我的东西!你怎么会有!”

封桦的嘴巴张翕了几下,最后抿住没说,屈文燕瞧了瞧,发现他手中的玲珑血玉除了材质与左明轩给她的那块一样,个头似乎还要更大一些。

她有些好奇,却还是将玲珑血玉还给了封桦。

接下来几日,封桦经常早出晚归,屈文燕想见他都难,转眼到了冬天,荷花池里的水渐渐干涸,本是深深的池塘只剩下浅浅洼洼的一个水坑。

这日,屈文燕走到池塘边看着眼前这幕残荷枯叶的衰败景象,心里的凄凉悲伤越发浓重。

她承认自己并不爱封桦,可是封桦对她这几年来的照顾,让她不知不觉萌发出一种感激,可是她还是忘不了左明轩,握着手里的玲珑血玉不由失声痛哭起。

不知为何那水坑突然冒起红色的水泡,那水鲜红如血,源源不断地从池塘底下跑出,接着一具青衣男尸被鲜红的水托了上来,那尸体就漂浮在水上。

屈文燕一瞧那尸体像极了左明轩,赶紧命人将尸体打捞上来。

由于时日已久,尸体已面目全非,身上多处腐烂,但那未烂去的衣衫和鞋子让屈文燕十分笃定,这尸体就是左明轩。因为那衣服和鞋子是她亲手做给左明轩的,当年她在鞋子里面绣了一个“燕”字。

屈文燕哭得死去活来,她怎么都没想到左明轩的尸体会出现在封府的荷池里,如此一想,左明轩的死是不是跟封府有关?还有之前出现在警察局里的那个尸体又是怎么回事?

屈文燕越想越觉不对,封桦一回府,她就去找他。

“告诉我,是不是你害死了明轩?”屈文燕歇斯底里地说道。

封桦见她一副失魂落魄地,淡淡说道:“你想多了!”

“那你说,之前警察局里的那具尸体是怎么回事?”屈文燕继续说道。

“那……确实是左明轩的尸体!”封桦回道,表情风轻云淡颇不以为然。

屈文燕自然想不通,又说:“我之前去地府查过了,明轩的魂魄并没有回地府,若真是这样,他定还活在世上,可是那具尸体明明就是明轩啊?”

“你凭什么那么肯定?”封桦冷笑道。

“明轩的鞋子是我亲手做的,那鞋子里面有个‘燕’字!”屈文燕哭诉道。

封桦风眸底一酸,一股酸胀憋在心头,让他气都喘不出。

他缓缓情绪,随后淡淡说道:“不要就凭一双鞋子就认为那尸体是左明轩!”

说时转身就要走,屈文燕将他一把攥住:“那玲珑血玉又怎么解释?”

封桦愣愣:“我看它玉质不错便留了下!”

“不是的,封桦你在说谎!这玲珑血玉分明就是一对,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是你把明轩杀了,然后抢了他的玲珑血玉对不对!”屈文燕咬牙切齿道。

封桦却将衣襟一挥:“随便你怎么想!”话毕转身离去。

屈文燕却当真以为是封桦杀了左明轩,买了几包砒霜将封府上下十多口人全部毒死,封桦赶回府见府内尸身遍地,连他的爹娘也没放逃过,一把将屈文燕拖出,狠狠抽了她几巴掌。

“你怎么变得这么歹毒!因为一个左明轩,你要所有人陪葬!你可知道他们都是无辜的啊!左明轩确实没死,死的是封桦!”封桦冲着屈文燕吼道。

屈文燕自然不会相信他:“怎么你怕了?”

“怕什么!因为我就是左明轩!文燕你真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

屈文燕吓得一屁股摊坐在地,怎么都不相信封桦所说的。

倒是封桦自己说道:“那年,我与你说好卖了乡下的房子就带着你私奔,不料在去乡下的路上,封桦带了一伙人将我拦了下,他们把我打晕后,用麻袋装着扔进了江里,不想那日天下起了大雨,电闪雷鸣间居然将封桦劈死掉进了江里,同行的一伙人,几乎没人能逃过雷劫。我醒来后,发现自己的魂魄居然到了封桦肉身上,而自己原先的那具躯体却被雷电劈得面目全非,我惶恐不安,赶紧去警察局报案。不料这时封府的人找了来,他们误以为我是封桦,便将我领了回来。我想这种交换魂魄的事情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便一不做二不休,就以封桦的身份活了下来。反正封府大少爷的身份总比一个长工要强,何况封桦是与你订过亲,这个身份于我们并没有半点坏处!所以我便去屈府找你……”

“你怎么可以这样!骗得我好苦!”屈文燕拼命摇头,用双捶打着封桦的胸膛,泪水已决堤。

想到之前的封桦言行举止确实与左明轩一般无二,她本为就有些怀疑,可又因为是自己思念过多,将封桦当成了左明轩,产生了错觉,然而现在……

屈文燕悔不当初,可是杀人偿命!屈文燕选择了自首,法官念她认罪态度好,判了她个无期徒刑。封桦每隔一段时间便来牢里看她,让她安心服刑。

屈文燕在服刑期间改造良好,慢慢地又从无期改为有期。

五年后,屈文燕刑满释放,封桦将她接回封府。

然而就在她回封府的一个晚上,那些被她毒死的冤魂徘徊在封府多时,见她回来了,哪里肯放过她,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屈文燕被那些冤魂缠身受惊过度后将一大包砒霜喝了下。

屈文燕死时,手里紧紧攥着那块玲珑血玉,喃喃说道:“明轩,我不配得到你的爱,这玲珑血玉还是留给适合你的女人吧!”

左明轩却因为对屈文燕的爱不能释怀,终生未娶,死后将这对玲珑血玉带进了坟墓。

(《玲珑血玉》故事未完)

查看更多:《民间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