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鬼事连篇之血玉传说

时间:2019-06-13 浏览量:0次

孙青山这天骑着自行车到柳河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他沿着街叫了半天收破烂,也没什么收成,收了几张散碎的报纸,多少也算是能卖点钱。当然,他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收破烂。

到了傍晚,实在是无处可去,他就找了一个村民的家里借住,村里的人民风淳朴,管吃管住,一晚上也没几个钱。

晚饭吃了点玉米粥,咸菜,白面馒头和咸鱼,正值农闲,村里人也不需要早起做活,所以吃了晚饭一群闲汉就在街边侃大山,东家长西家短的。

孙青山闲来无事也就混在里面,不时的插几句话,这也算是一个手艺,江湖上叫“听话”,就是引诱着他人说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情,而对方却毫不知情,觉得是自己主动提出来的。

孙青山听话就是听的附近的山里有什么古墓,或者谁家有人在某地挖地挖出来什么青砖破瓦之类的事情。

正在说话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人群里一个中年妇女抱着的小孩手里在玩着一块石头,白幽幽的又带着一丝翠绿和土黄,更加奇怪的是还有几许淡淡的赤红,他隐约间觉得这石头不一般。

于是他主动凑上去逗那个小孩说:“这孩子虎头虎脑的真可爱,还挺肉实。”边说着边用手去抚摸那小孩的头顶,还捏了捏那孩子的胳膊腿。

农村人就喜欢听外人夸自己家孩子结实,那个妇女自然很高兴,笑的都合不拢嘴。这个时候,孙青山趁人不备暗地里手指在那个小孩的腋下一戳,正好是人的一个穴位,力道也不大,只是让那个孩子的手臂暂时一麻。果然,那个孩子手里的石头把持不住,就掉在了地上。

孙青山就装作好心,弯腰去把石头捡了起来,吹了吹上面的尘土,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笑着说:“要小心别摔坏了,这么漂亮的石头摔坏了就不好玩了。”

那个妇女就笑了,说:“这是孩子他爹在河边捡回来的破石头,就是好看,也不值钱,摔坏就摔坏了。”孙青山听了只是笑了笑,又假装逗了几下小孩,就说内急,去茅厕了。

等他进了茅厕,他才把自己紧握的双手舒展开,发现因为过于用力,他的指节都已经握得发白,指甲都把掌心掐破流血了。刚才就在那短短的一瞬,他就已经认出来了,那块不起眼的石头就是传说中的尸玉,而且是尸玉中最高级别的那种,叫做血玉。

尸玉其实就是古人陪葬时候一同下葬的玉器,大多数博物馆里的玉石文物都是此类。但是真正严格意义上的尸玉却是和死者紧密相连的,才可以被称为尸玉。可是,什么叫紧密相连呢?

古人相信玉石有着一种特殊的能量,可以帮助自家辟邪,延年益寿,甚至玉石磨粉能够治病疗伤。日常生活里,玉石就是人们常用的一种配饰材料,所谓的玉石养人,还有替主人挡灾都各有说法,但是在冥器上,玉也是最重要的陪葬物品之一。

但更加重要的玉石陪葬功能就是锁魂。所谓的锁魂只是一种古人的幻想,他们认为只要人的肉体保存完好,当魂魄归来的时候,人是可以复活的。

而孙青山看见的这块尸玉,并没有经过刻意的雕琢,浑然天成的一枚鸡蛋大小,这类风格应该是南北朝时期的古玉,时间久远自然不必多说,但最难能可贵的这还是一块血玉。

古人下葬时候,讲究的是最后一口气。往往人没有死透,就要开始穿寿衣,在外就医的就要抓紧回家,回到自家的床上咽下最后一口气。

而尸玉就是这个时候塞入死者的口中效果最好,意味着堵住了最后一口气,有了这口气,尸体就能保存得长久一些。但是时间长久了之后,古尸体内的瘀血就会和玉石慢慢相容,正如活人生前用身体养玉,让玉看上去更加晶莹剔透,这就叫暖玉。

而人死了之后,依旧是用自己的血肉去喂养体内的玉,这叫凉玉,而死人喂养出来的玉,往往因为吸食了死尸体内的人血,而变得有了几缕血丝,越是时间久远,玉石的颜色就越是殷红欲滴。但通体鲜红的血玉是很少见的,或者只是存在于传说中,像这种有了极其血色的尸玉,就已经是无价之宝了。

孙青山知道这尸玉的价值,所以才显得格外激动,但同时他也知道事情难办,因为尸玉这种东西,不单是吸食古尸的血肉,还会吸收阴魂和怨念,简单的来说,这是一种罕见的至邪之物。

所以往往大家都认为古玉不宜佩戴,就是这道理。古玉大部分都是尸玉,陪葬玉,是不祥之物,自然是离得越远越好,更不要说是佩戴了。

这个时候孙青山才想起来,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娃娃,天天把玩这个血玉,但却看上去活蹦乱跳,毫无影响,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而且那块血玉的质地看上去真的很差,简直和普通石头一般,可是古时有资格用尸玉的人都是大富大贵之人,怎么可能用这样一个品相奇差的玉石呢?孙青山心知,这次的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简单的,需要格外小心,于是他就暗下决心,明天白天定要把这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第二天,孙青山稍一打听就找到了这户人家,虽然他只不过才二十出头,但江湖经验并不少,从七八岁就已经跟着家里长辈走南闯北了。所以他在这户人家院子外面一转,就已经想好了进门搭话的说辞。

他看见了那户人家的屋顶已经有点破旧,所以孙青山一进门就问:“你们需不需要泥瓦匠,补一下屋顶,我只是为了吃顿午饭,自己身上实在没钱了。”

这家人一看如此,家里也没成年的男人干这类活,所以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一上午那点补屋顶的活就干完了。

中午孙青山就和这家人一个桌子吃饭,一看这家人就是四口人,爷爷奶奶媳妇小孙子,那个小孩手里依旧在玩着那块石头。孙青山顺口一问,才知道,这家的男主人早几年就已经生病死掉了,全家现在就靠着儿媳妇种地养家。

吃完了饭,他也没发现这家人有什么问题,可是时间紧迫,如果他再呆一晚上必然会引起旁人的怀疑。没有那个收破烂的会在一个没油水的地方连续住两晚上,吃完了饭,他就帮着刷碗,收拾桌子。然后他就拿着垃圾去屋后倒掉,然后他终于发现了问题。

那堆垃圾里有一些纸张燃烧的灰烬,在那对纸灰里,他翻了翻,找出了几片没烧干净的黄纸,他一看,竟然是纸钱,而有一张颜色特别一点,上面还画着红线,弯弯曲曲的。仔细分辨了一下,发现那小片纸是甲马上残留下来的。

甲马究竟是什么?听起来像某种神奇的小动物,或者火箭助推器似的东西。其实不然,清代虞兆隆《天香楼偶得》中介绍:“俗于纸上画神佛像,涂以红黄采色而祭赛之,毕即焚化,谓之甲马。以此纸为神佛之所凭依,似乎马也。”著名史学家赵翼《陔余丛考》则说:“昔时画神像于纸,皆有以乘骑之用,故曰纸马也……后世刻版画以五色纸印神佛像出售,焚之神位前,名曰纸马。”说明“甲马”就是“纸马”。现在云南民间还流传一种古老的黑白木刻版画,称为甲马或甲马纸,这种东西其他地方则称为“神马”或“纸马”,其制作方法与赵翼所说吻合:在刻有各种鬼神形象的木模上蘸油墨,然后印在彩色薄纸上。

孙青山心里暗想:“这家人果然有问题,他们家里一定隐藏着一个会使用道术的人。”于是他就在心里默默盘算,应该怎么办。

孙青山正值年轻力壮,可谓是什么都不怕的年纪,在屋后的垃圾堆旁边经过略微短暂的考虑,就决定了一个行动方案。

他觉得干嘛要去猜测推断这家人哪个才是会道术的人,这原本也不是他的目标,他为的是那一块血玉,别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所以他要让那个人主动跳出来,说不定运气好,这个道家的人不是这家人,那他就更没必要和这人有什么争执了。拿了血玉就赶紧走,此行原本的目的就是求财,而不是去管别人家的闲事。

(未完待续……)

作者寄语:值此新年来临,残月在这里给大家拜个年,求收藏、求支持、求包养、求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