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我长久渴望的

时间:2019-06-13 浏览量:0次

“为什么我得和琳达合用一间房?”我问妈妈。我都12岁了,在我心中,7岁的妹妹只不过是个小丫头。她每晚上床比我早,而且,她上床的时间就是熄灯时间。要是我想看最新的神话故事,就只好在被窝里打着电筒。

所以,我总是暗暗梦想,要是我单独有间房那该多好。正好,那个夏天,爸爸好像也在想同一件事。他每晚要上夜校,所以,他想单独有间房,好避开吵闹的家人,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看书。最后他决定再盖一间房。

对爸爸来说,盖间房可不是请木工和泥瓦匠,那得自己动手。他买来木材、石灰、钉子等,然后就拉锯子、抡木锤,自己干起来。

建筑活儿令我们几个孩子都入了迷。小弟身后拖着个比他个头还大的木锤,在后院里摇摇晃晃地走着,兴高采烈地叫着,活像个小监工。当房子骨架在水泥地基上搭好后,它就成了我们玩捉迷藏的“森林”。等柏油纸婊糊上去后,它又貌似个古老西部的沙龙。到电线接通,电源插座安上时,插座里的金属片闪闪发光,真像淘金人在深山里找到了金块。

这就样,新房像个神秘的小城堡似的竖起来了。爸爸在一面墙上造了个书橱,用来装他的课本;还造了一个大壁柜和3扇窗户。我好羡慕他有这么阔气的一间房子。

到秋天时,建房的活儿放缓了。感恩节时,突然漫天飘起了雪花。在我的印象中,加州南部还从来没下过雪呢。我好奇地站在未完工的新房里,看着满天银色的雪花,飘落到房梁上,枫树上,又旋转着坠落到地上。

这一刻我感到好神秘。新房里还没装暖气,冷飕飕的。而且,地板也没完工,房板还裸露着。但在我眼里,它却像山神的宫殿和白雪公主的城堡。

圣诞节前,新房彻底完工了。墙壁刷成了淡绿色,窗帘是蓝色的,镶着金边;地板也铺好了,暖气和电器也一应齐备。

圣诞节的前一天,我从学校返回家时,发现我和琳达合用的卧室大大变了。

“嗨,琳达!”我喊着,“你把我的书放哪儿去了?”

琳达诡秘地笑笑,一副“天知、我知、你不知”的神色,领着我穿过走廊,来到新房。爸爸妈妈正站在新房里。

“让你大吃一惊!”爸爸妈妈一齐叫道。我这才看见,我所有的东西都装进了一套崭新卧室的家具里。我的衣服挂在新柜子里,那套《南希·德鲁神话故事集》也摆在镶嵌在墙内的书橱上。我完全弄糊涂了。

“爸爸知道,你一直想要一间自己的卧室,”妈妈说,“所以,他决定让你住这间房。”

那晚,我独自睡在新房里。透过窗户,我看着突然变得陌生而神秘的后院,不禁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我感到非常孤独。虽然有南希·德鲁的神话故事作伴,我却怀念起妹妹睡觉时的咕哝声了。“要是你还不关电筒,我就去告诉妈妈”这种威胁话,也不再令人气恼,而变成某种令人怀念,令人感到安宁而舒适的东西。

我下了床,踮着脚悄悄走进琳达的卧房。她也没睡着。然后,我和她一起悄悄回到我的新房。我们熄了灯,钻进我的被窝里,吱吱咯咯地笑个不停。我们开始轮流讲鬼怪故事。每次讲到一半,讲到最可怕处时,对方就忙捂着耳朵,连连叫停。在新房的大窗户外,明亮的月光洒在枫树枝叶上。“我很高兴你搬进了新房。”琳达说。“真的?”我受了感动,问她。“嗯,当然是真的,”琳达说,“因为,我这下总算有了自己的卧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