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鬼话闲聊之远山如黛出逃

时间:2019-06-13 浏览量:0次

韩黛冷冷笑道:“为什么要我的孩子?难道你手屠了我们韩家三条人命还不够吗?”

李琝志一怔:“你这话听谁说得!”

“不敢承认了么?我姐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你杀的对不?李琝志你好残忍!”

李琝志身躯一僵,瞬间明白韩黛之所以这样,八成是常楚跟她说了什么?

他不是个善于解释的人,尤其像这种事,还真让他百口莫辩。鼻子一哼,戾气横生:“是又怎样!你最好把孩子生下!不然……”

“不然你想怎样?”韩黛想反正她已孤身一人,他要命尽管拿去。

可一想到这,不免又想起了张妈,心下一顿:“张妈他是无辜的,你不要滥杀无辜!”

“跟你有关系的还会是无辜?”

李琝志冷哼一声,拾起桌上的军帽转身就走。

韩黛以为他要唤人对张妈动手,赶紧从榻上爬起,追上去抱住李琝志的一条腿说:“你杀了我吧!”

李琝志回头见她已是泪流满面,不由叹起气,将她一把扶起:“韩黛!我若做了什么错事,也是你逼我的!你最好不要再逼我!好好呆在这,把孩子生下!”

李琝志说时将她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掰开,继而头也不回地走了。

韩黛愣愣地坐在地上,像丢了魂一般。

李琝志自那以后再没来看过她。

韩黛听说南边的战事已起,陆李两军正处于交战中,怕是年底之前都难平息,李琝志这些日子大概去了前线督战。

她反倒松了口气,不用担心李琝志会伤害张妈。

因为大局当前,李琝志还是拎得清的。

转眼到了年底,李琝志还没回来,看来这场战役让李琝志抽不开身。

见项琳要来了,韩黛想法设法要去见她,偏偏这屋里都是李琝志的人,眼目众多还真让韩黛寸步难行。

不得以她委托身边的人,带了封信去车站接项琳。

李琝志虽然将她囚禁,并没说不许外人来看她。

项琳收到信便来找她,见她消瘦的不成样,直为她担心。

“阿黛,你怎么弄成这样?”项琳瞧着眼前的韩黛真快有点认不出她。

又见韩黛挺着肚子,这才幽幽笑着说:“快三个月了吧!”

韩黛点头,却无半点为人母的喜悦,她支开下人,将项琳拉至一旁说:“琳子!带我走吧!我被李琝志囚禁了!”

项琳虽不知韩黛与李琝志夫妻俩在闹什么,但韩家的事她多少听说了一些,同为女人,她很同情此时的韩黛,每日跟自己的仇人同枕而眠,这日子是定然不好过。

“你真放得下?要知道这一走就没有回头路!你可想好给腹中的孩子一个交待!”项琳将要害关系与她说清。

“这孩子我不打算生下!即便生了也只会害了他!”

韩黛抚着刚显怀的下腹说。

项琳瞧着她微微隆起的腹部替她心疼,“若你真铁了心要走,我想办法帮你就是!”

项琳几乎每天都来看韩黛,来时总给她捎了些对胃口的食物,渐渐地韩黛心情开朗了许多,气色也见好,府中人以为韩黛终于放开,对她的行踪也无之前那般看得紧。

这日韩黛说想吃街头的炖鹅煲,府中无人会做,吴婶说她去买,韩黛点头答应了,又说屋子里闷,想去院子里透透气。

吴婶要去街上必唤走司机,这样府里少了李琝志最贴心的两人,行动起来也更方便。

韩黛让下人去泡两杯好茶送来。

项琳见那下人走了,忙告诉韩黛一切都安排妥当,门外的守卫已被项琳的人打晕,这会离开正是时候。

韩黛没有犹豫,稍稍收拾一番就跟着项琳走。

待那下人将茶送来,见韩黛已不知去向,反倒见守卫们一个个晕倒在地,那下人急得团团转转,等吴婶回来再去告诉李琝志又误了两个小时。

因着上回常楚的教训,韩黛这回选坐了项琳替她安排的马车,沿着昆仑山往南,直通江南。

此时的她已换上粗布衣裳,头上包着块方巾,一头墨发简单盘在后脑勺,上面扣着一支简单的银簪,简单粗俗的外表,让她看起来与当地的农妇无了区别。

就是孩子不太安生,到底三个多月了,免不了让她觉得累。

这孩子已过了月份,再拿下不是那般简单,加上她现在身体虚,弄不好会丢了性命,她打算到了江南找个好点的郎中拿掉,再好好调养身子。

山路崎岖颠簸。

这一路来坐得极不舒服,加上她本就身体虚,晕晕沉沉竟分不清到了哪?

转眼天黑,那马夫困得不行,说要找户人家住一晚,明日再走。

韩黛想反正也赶了一天一夜的路,就是李琝志这会追来也是赶不上的,何况他现在还在前线。

便答应了那马夫,找了户人家住下。

夜色中的山村极为安静,山雾萦绕的树木村舍,恰似一张上好的水墨画。寂静而淡雅,却也轮廓鲜明。

不时间她倒喜欢起这样的地方,恰似她心中的世外桃源,抚着肚中的孩子,感受起此刻的安逸。

午夜时分,狗吠连连。

接着是一阵阵哒哒的马蹄声,扰得山民不能入眠。

众人以为遇上了土匪,纷纷起床将家中值钱的东西一一藏了起来。

这一忙完,那伙人已来叫门,只见他们个个手持火把,将人全部赶出了屋子。

韩黛也被吵醒,被那伙人攥出了屋子,与其他山民一起集中在一个广场上。

那伙人命令男女分开各列一排,随后手持火把,凑近女人这一列挨个瞧起。

韩黛的心怦怦直跳,希望自己只是遇到土匪,他们打劫完钱财就走人,千万不要是李琝志的人。

那伙人将年轻的女子一一拎至一边,轮到韩黛时,那人瞧了瞧她,又望望她凸起的肚子,将火把凑近照了照,继而勾嘴笑道:“督军夫人别来无恙!”

韩黛觉得这声音耳熟,抬头一瞧竟是常楚,脑门连连暗抽。

心想,这下完了,落在常楚手里指不定会怎么折磨她。

韩黛心里直叹,刚离开虎穴又落了狼窖,可谓祸不单行。转念又一想,反正横竖都是一死,不如先诈下他兴许还能寻得一线生机。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感觉没有人气,是不是早些结文算了!真得只有我一个人吗?人呢,咳!你们好歹露个脸吧!这个故事肯定比菟丝花虐心。额!好吧,早点结文!今日到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