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鬼事连篇之无头尸煞

时间:2019-06-13 浏览量:1次

夜色已深,那弯钩月越升越高,穿过一缕一缕的微云,穿过那略闪烁的星光,显得格外诡异,寂静中似乎又有让人恐惧的力量。

燕州城内,此时的街道,看不见白天的热闹与非凡,此时的街道,宁静的有些让人不安。

“梆……梆……”骤然,有声音响起,是打更的更夫。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更夫每敲一下更,都要扯着嗓子喊一句。

正待此时,一股狂风骤起,飞沙走石,直把街道两旁的匾牌吹的咯咯作响,直吹的人睁不开眼睛,打更的更夫连忙跑到一墙角躲避。

骤然,风停,街道似乎恢复了最初的宁静,缩在墙角的更夫刚要站起。忽然,一户人家的狗狂吠不止,街道旁边的墙上闪烁着几许黑影,他陡然心头一紧,那是什么,“喵呜”伴随着一声猫叫,墙角边闪现出一只黑猫,他暗呼一口气。

正待此时,他看到一个硕大的身影出现在墙面之上,是什么人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瞬间,他心下一惊,整个人汗毛乍起。

更夫的第一反应便是回头去看,然而,未等他转身,他只觉的白光一闪,他的整个头颅登时与身体分了家,鲜血顿时喷洒而出,溅在墙面之上,他整个身体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深夜,宁静的街道,月光的映衬下,一个高大的身影在黑暗中行走着,越来越近,愈来愈清晰,原来那是一具失去了头颅的尸体正在机械的行走着,此情此景说不出来的诡异,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那活尸身上穿着破败不堪的衣服,但还可以依稀辨认出,那活尸是具男尸,他的右手好似提着什么东西,“滴答……滴答……”,那是什么,那是鲜血,仔细辨认,赫然发现他手中提着的正是那更夫的头颅。

…………

近日来,燕州城内发生多起命案,死者死状极为凄惨,皆都因失去头颅而死,一时之间,整个燕州城内人心惶惶,皆都传言那是有鬼在作祟。

燕州府衙内,捕头赵胜正在向知府贺云章禀报:“大人,今日城内又发现一具尸体,与前几日一样,皆是被摘去头颅而亡。”

“赵捕头,你说凶手会是何人,怎的如此凶残”贺云章眉头紧锁的说道。

赵胜回道:“禀大人,连日来我几番追查,却是并未查到凶手的踪迹,尚且不知凶手为何人。为此我衙门捕头加派人手增强了夜间巡逻,却未料到,还是被凶手寻到可乘之机,可见凶手非但残忍,而且智力非同一般。”

贺云章听罢此言,瞬间勃然大怒:“一派胡言,我燕州城这几年内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你等已然懈怠,如今城内连续有人丧命,这已过去数日,你未曾发现丝毫证物,竟还推脱凶手智力过人,实乃逃避责任。”

赵胜闻言顿时脸色豁然大变,赶忙回道:“大人,属下已竭力查办,现场却是找不到丝毫行凶的证物,更无从追查凶手的踪迹。”

陡然,赵胜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忙容秉道:“大人,属下虽不曾查到证物,却听到些风言风语,只是……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且速速说来”

“如今,燕州城内的百姓都在传言,说那凶手绝非人类,而是……”

赵胜未曾说完,贺云章登时不约的道:“休要胡言乱语,你身为公差衙役又怎能信那神鬼之说,速速去查案吧!”

赵胜顿时哑口无言,只得悻悻的退去。

燕州城内,赵胜领着一众捕快在大街上巡逻,顺带查询凶手踪迹,可是已临至卯时,却不曾查到丝毫迹象。

正待赵胜为此着急之时,遇一老道,那道士见到赵胜忽然说道:“无量天尊,我观施主眉宇间发黑,实乃大凶之兆。”

赵胜本就对此信实,闻听此言,立马回道:“大师,此话怎讲!”

那老道手缕胡须,徐徐回道:“施主最近可否是为案件一筹莫展。”

赵胜点头应是。

“你之凶兆,正与此案有莫大关联”

赵胜大惊失色,说道:“大师可有解除凶兆的良策。”

那老道微微一笑,说道:“施主莫慌,实不相瞒,贫道正是为此事而来,你所追查的凶手只怕是阴煞之物,我此番赶来正是帮助与你。”

赵胜闻听此言大喜,回道:“那大师可是来降服此邪物的。”

老道回道:“贫道自是来降服与它,只是此物甚是狡猾,几次捉拿与它,却都被它逃之夭夭,想要生擒与它,施主须施予援手啊!”

赵胜回道:“大师尽管差使,只要能除去此邪物。”

老道又说道:“想要将它擒住,必须有一人将它引出,而施主正是上好人选,只不过,我不能靠的太近,恐它发现于我,但又怕你遭遇危险,故而,贫道要赐与你一道束法。”

说罢,让赵胜将左手摊开,在其掌心写了一雷字,并告之赵胜此乃掌心雷,一旦遇到那邪物之时,可做暂时抵御,而且交给他一传信符,让赵胜在碰到它时,捏爆此符,老道也好及时赶到。

临别之时,老道千叮咛万嘱咐,千万要他一人,带有旁人,恐引不出那邪物。

这一日,不知不觉,夜晚已悄然来临,今晚的天色异于反常,那晚钩月隐藏于乌云之中,仿佛在惧怕着什么。

周围黑漆漆的,赵胜看不见任何的东西,仿佛笼罩在身旁的黑暗就要将他吞噬,他登时发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有心想逃,可是一想到全城百姓的安危,他硬生生的挺住了。

突然,临空一个炸雷响起,本就无比紧张的赵胜被吓了一跳,随后,暗舒口气,看这天色,欲要下雨,不知那邪物还会来吗?

正在赵胜暗自腹诽间,陡然,一黑影出现在他的前方,赵胜兀自紧张起来,不知这是否是那老道口中所言的邪物,他暗自攥了攥左掌手心,一旦那黑影闯将过来,必要给他一击。

就待此时,那黑影从黑暗中走出,赵胜惊骇的看到,这人只露出半截颈项,颈项之上的头颅不知去了哪里,整个尸身血肉外翻,看上去极为高大,一步步的冲着他走来。

赵胜此时极为紧张,一时竟忘了捏爆传信符,眼看着那无头尸身将要临近于他,这才想起那传信符,立马捏爆,随之抬起那左手,那无头尸身登时定在原地,一动不动,赵胜这才暗舒口气,只等那老道来收服于它。

时间不大,那老道自街道中飞速跑来,赵胜看见那老道,心下大喜,直呼:“大师,快将它收服。”

那老道点头,却是向着那无头尸一挥手,登时,那无头尸的颈项竟突然飞出,从里面露出一虬髯大汉,手持大环刀,向着赵胜的后腰斩去。

赵胜好似早知如此,一个凌空翻,只待立于地面之时,赵胜已收去初时的惶恐不安,随即换来的是一丝肃穆冷静,接着,他冷冷的喊道:“黑虎山二当家陆二虎,三当家陆三虎。”

那老道心头一凛:“原来,你早已知是我们哥俩。”

陆三虎大声喊道:“二哥,跟他废什么话,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说着便提刀冲来:“还我死去兄弟命来。”可他还未曾到赵胜身前,就从四面八方射出密密麻麻的箭来,尽管他竭力遮挡,但他还是被射来的箭支重伤,眼看是活不成了。

“老三……”陆老二见此大势已去,大袖一挥,数枚飞镖朝着赵胜掷出,也不管是否伤到赵胜,转身就跑。

赵胜闪身躲过,手中大刀已然在手,募的,刀锋闪过,陆老二已然受伤倒在血泊之中。

一众捕快一拥而上,将两人生擒。

原来,此二人乃是燕州城外黑虎山的匪寇,只因赵胜曾带领人马,将他们一网打尽,而此二人此为漏网之鱼,一心想着复仇,这才精心布置了这一歹毒的计谋,借此将赵胜哄骗于此,想将他当场诛杀。

可赵胜何许人也,岂是如此容易哄骗,自他查案之初,的确被此二人散步的谣言蒙骗,一时找不到线索。

直到陆老二假扮的老道出现,赵胜就怀疑那老道的身份,经过接连几日他对出入城内人员的查证,最终锁定两个嫌疑人,正是这老道和无头尸。

经过与贺大人商议,这才将计就计,将两个凶犯当场擒获。

而这两人最终皆被贺大人下令五马分尸致死。

作者寄语:走过路过的朋友来看一看瞧一瞧喽!新出炉的故事,特价大甩卖

上一篇:猴教授变魔术

下一篇:美人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