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复仇之它来了

时间:2019-06-13 浏览量:0次

相传在20年前,距离我们村庄八公里远,名叫阿里山的村庄曾发生一件怪事,那件怪事一直未被人说起,只是偶尔听邻居的老爷说,那怪事是与一条黑狗相关,而后来的某一天,我又遇见了那条黑狗。

那天下午5点半,我放学之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见到我的好朋友阿源,想起我阿妈经常叮嘱我的话,一定要等到阿源再一起回家,这样会安全一些。于是,我就老老实实地呆在教室里,等待阿源的到来。

阿源是我的玩伴,比我高一个年级,在对面的一排房子里上课,通常放学后,阿源都会来到我这来找我,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我等了很久,还是没有见到阿源的身影。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学校里的学生都已经走光了,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远处的一间教室还发着光,想必是一位值班老师还在那里。我闲着无聊,便走到讲台上去玩,翻翻这翻翻那,没有翻到什么好玩的东西来,就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看书,没想到还没有几分钟就感到疲惫了,一直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等阿源等到八点的时候,我实在等不住了,就打算自己一个人走回家,天虽然很黑,但是天上还是有一些月光照耀,所以并不是很害怕。

我阿妈曾跟我说过这世界上不存在什么鬼不鬼的,我只是在闲余的时候,会跟阿源一起到邻居家的老爷那,寻找一些刺激来。于是,有一天,老爷就向我们提起20前的那件怪事,提到当年被附身的那一条黑狗,也就是距离我们村庄八公里远的阿里山的黑狗。

当我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天突然起了大风,地上的沙子刮进我的眼睛里,在我转身的瞬间,我竟然无意间发现在我临走时还亮着灯的那间教室突然熄灭,而学校门口的那盏路灯也开始忽明忽暗,我看着我地上若有若无的影子,开始害怕起来。

我赶紧抓起掉落在地上的书包,准备不顾一切地向家跑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脚就好像有了千斤般重,尽管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还是挪不开脚步。于是,我只能无助地蹲在地上,希望阿源会来救我。

风还在呼呼地刮着,刺骨的寒已使我的全身变得冰凉,我紧紧咬住我的下嘴唇,静静地等待从远处黑暗的小房间里发出来的由远及近的声音,那到底是什么声音?听到的那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原来在我的耳膜中渐渐扩大的声音竟然就是一条狗的声音,“汪汪汪,汪汪汪······”它在不停地叫喊着,一边叫喊,一边撕咬着什么东西。

它在撕咬什么东西呢?难道是······还没来得及反应,我便昏迷了过去,失去了知觉。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那时天已经是全黑,再也看不到一丝的光亮。我感觉到我全身冰凉,像死去了的人一样,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的喉咙里再也发不出一句话,只听得咯吱咯吱的声音从我的腹部传了出来,从下到上,震动着我的耳膜,我再也不敢再多想,也不指望自己能跑回家去,只希望自己能爬到某个角落好好呆着,一直到天亮。

我浑身开始哆嗦起来,然后又开始爬起来,向着我脑海中的学校墙角爬过去,爬着爬着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手下流淌着黏黏的水水的东西,我本能地抽开了手,手瞬间碰到我的鼻尖,我似乎闻到了血液的味道,我吓得蜷缩着我的身躯,一动都不敢动,却发现那黏糊糊的血液似的东西慢慢向我流过来,碰到我的脚尖,然后把我包围。

我有些绝望,然而更为恐怖的是我发觉周围的血液是连着硬硬的骨头向我袭来,在那静谧的黑暗中,我似乎听到了一声微弱的狗叫声,那一声狗叫中似乎夹杂着一点阿源的声响,那极其挣扎的阿源的声响却极其狰狞地在我的脑海中血淋淋地刻出两个字——快走!

要往哪里走呢?往家里走吗?可是哪是家里的方向啊?无意当中,我忽然看见了在学校的西南角远远地发出一丝的光亮。

于是,我像是抓住了压根救命稻草似的向那个光亮跑去,我拼命地跑,拼命地躲闪后面不断追来的鬼魅一般的黑狗变形了的咆哮,我要快跑,只有快跑我才有可能逃出这个令人恐惧的地方。

快要接近光亮,仅仅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有一双大手突然从背后抓住了我,那瘦若包皮的骨感和铮铮的声响在我的脑海中不断地出现和回荡。

我不得已地转过身来,背后的光亮渐渐地消失,而眼前的黑暗中却又冒出一双极其可怕的狗眼来,血淋淋的眼睛中,是一股憎恶的表情,散发出恶臭的气味。

时间在这一刻消失,我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只能感觉那只大黑狗极其贪婪地舔舐我的双手,直到它的狗牙伸到的胳膊之处,“咔嚓”一声,我感觉我的血管爆裂。

血一点点地从我的血管里流了出来,在地上形成了一股黏黏的小支流,而在我死之前,我的脑海中不断地闪现邻居老爷的身影来,在前一周的一天晚上,我和阿源闲着无聊,就偷偷地跑到老爷的屋子里,让老爷给我们讲一些好玩的刺激东西来,于是老爷就讲了黑狗的故事。

20年前的阿里山村里曾发生一件怪事,当时村里所有守卫村民的黑狗在一夜之间全部死亡,而且死相惨烈,不是让人割喉而死,就是以残尸出现。

深冬的早晨,雪地上到处都是黑狗的残血和断首,甚至当时的村民都无法辨别哪个才是自己家的黑狗,黑狗死后,村里就发生了一场瘟疫,当时只剩下几家村民没有得病而死,而其中的一家村民有一个小女儿,叫小七。

因为生下来就是畸形,长得特别像狗,皮肤又很黑,村里的多数人见到她就喊她是黑狗,经常打她骂她,仅仅只有几家人看她可怜,偶尔去阻止那些打她的人。

后来就听说这个女孩在某天夜里被一条饿狗给啃光了骨头,当时的情景惨不忍睹。后来,小七的诅咒就寄在了黑狗的身上,每当有人被嘲笑时,小七就会找到那个嘲笑别人的人,让他得到相应的惩罚······

而我生命的最后的记忆,就是我和阿源在屋后的厕所里,讨论和嘲笑着邻居老爷的疯癫,在我们讨论的同时,我的眼角之处,似乎曾出现过一双黑狗的发着光亮的眼睛······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鬼途夜行》

《凤凰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