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跑马奔尸

时间:2019-06-13 浏览量:0次

早年间的东北地区,被日本占领的那段时候,东北地区的人民不但受到日本军人的迫害,还同时遭受着匪患的抢夺。

特别是黑龙江地区,广为流传着各种胡子的故事,在松花江以北上了年岁的人都晓得,那里的胡子最为凶狠,胡子也就是占山的土匪。

别的地方基本上是只抢不杀,类似于割韭菜,而江北地区的胡子更让当地老百姓闻风丧胆,其一些做法以和日本军人做法无异,烧杀掠夺,即便是老百姓上交了粮食和畜生,弄不好也会被其弄死。

之后就有句老话讲,那就是“江北的胡子不开面!”意思就是说这些胡匪发起狠来,谁的面子也不给,就是要你个死。

由于黑龙江大多是山地,所以找个易守难攻的营寨并不是费劲的事,所以豪强林立,各种胡匪盘踞于此。

而最新的一支叫做“红英会”的胡匪尤为冒头,紧紧十余人就端了原来“白马帮”的营寨,打死了他们总瓢把子徐老歪,鸠占鹊巢,收了他们的弟兄,自立门户。

而这支胡匪的头目就叫做胡占山,此人一身本领,据说不但枪法出神入化,更有一鞭子使得那叫一个绝。

然而胡占山此人不但凶狠,而且还很恶毒,听说他在原来的山头就把自己当家的卖给了日本人。

不过呢,此人能耐实在太大,日本人也没敢留他,就下令逮捕,没成想被他逃了出来,很快便拉了山头,带了一批亡命徒打家劫舍。

话说这日,胡头领带着众位弟兄下山,就来到一村子里头开始掠夺,粮食,牲畜,鸡鸭鹅狗,能吃的能用的一概不留余地。

正当胡头领坐在一家炕上把玩一丫头的时候,突然听见门外吵吵闹闹,不得安生。

这胡头领就提上裤子,拿起枪和鞭子来到屋外。

只看见自己的弟兄正围在一块,似中间有这么一个人。

“吵什么?啊?爷我正乐呵呢,都让你们搅合黄了。”

“大哥,兄弟们去这家那东西的时候,娘的,啥都没有,肯定是把东西藏起来了。”

“我看也是,娘的,也不打听打听,跟我们玩鬼子六的只有死路一条!”

只看见被绑住的是一五十来岁的女人,一语不发,嘴角上留着鲜血,肯定是这帮胡子打的嘴巴。

胡占山夹着羊皮袄歪着眼睛走了过来对那女人说:“行啊,娘们,硬实啊,不知道是粮食重要还是命重要。”

女人说:“粮食早就被你们和小鬼子抢光了,没粮食哪里还有什么命。”

胡占山当即就急了:“娘的,我看你是吃饱了撑得!”

“给我打,再不说,爷就给你玩点花活!”

这些胡子心狠手黑,几枪把子,就把这老太太打跪下了,鲜血直流。

这功夫,人群后面冲上来一小伙。

“大爷,各位绿林英雄,求求各位高抬贵手,放过我妈吧。”

“呦呵,来了个小娃娃啊,看你油头粉面的,家里肯定有吃的吧!赶紧拿出来免得遭罪!”

“大爷,我们真没得粮食啊,上回被小鬼子都拿光了……”

“娘的,今天爷本来心情好,刚上了个娘们,要押回去拜个堂,本来今天不想见血的,是你娘俩非扫了老子的性,要怪就怪你们娘俩不开事。”

说完这胡占山拿着两根鞭子就上了他的高头大马,这马体型健硕,一看就是不可多得的良驹。

只见这胡占山两只大手这么一抖,瞬间手里的两根鞭子犹如灵蛇一般缠住了母子二人的脖子上。

一股巧劲甩出来,使得二人脖子上的鞭子越勒越紧。胡占山双脚一蹬,马刺催动快马,立刻就奔了起来。

母子二人的身子立刻栽倒在地,脖子被勒死,老太太眼睛翻白就快背过气去。

“让你们尝尝老子的手段。”

只看见胡占山手底下的人都在拍他的马屁,也是因为这胡占山单凭一只手的臂力抓住双鞭,就可以拖动母子二人。

顷刻间飞沙走石一般,地上就起了尘土。马这个快很快被鞭子缠住的二人就吃不消了。

小伙子哇哇乱叫,老太太脸憋的通红,很快衣服就磨破了,小伙子连蹬带刨的,屁股都漏了出来。

越有一炷香的时间,当胡占山再次策马回来的时候,这对母子早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胡匪终于走了,等老乡们去翻看这对母子尸体的时候,都开始对胡匪的残忍手段感到发指,只看见这母子二人的身体多处瘀伤已不用说,有不少的地方已经漏出了骨头。

不出一年光景,风水轮换,嚣张跋扈的胡占山一直以来的作风引起了其他山头的不满,被人给点了炮,最后端了老窝。

诡计多端的胡占山就单枪匹马的跑了出来,胡占山自知有些本事,就觉得他拉个山头是很快就能办到的事。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所以胡占山就开始跑路,途径一个镇子的时候,不过这镇子上面透漏着一丝诡异,只看见房屋破败,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等到胡占山想起了这地方的时候,让这个杀人如麻的恶魔脑袋上的头发也根根直立,他竟然来到了马家镇,这个地方是非常出名的。

那就是日本人将整个镇子上的人都杀死了,没有一个活口,怪不得这里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过呢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地方外人根本也不一定会来。

胡占山饥寒交迫,牵着马径直向前走,准备找一个稍微完好的房子过夜。

这时候手上的马突然鸣叫起来,不再向前走。

“妈的,快特么走,再不走一会儿咱俩都得让人包了饺子。”无奈胡占山强牵着马来到一间茅草屋里面。

胡占山找了些水,泡了点饼子,给马喂了些草。就在这些房间寻找着一些东西。

果不其然那,他竟然还真找到了一件应手的宝贝,就是一根牛皮支撑的鞭子,极具韧性,比之前用的更为上手。

“哈哈哈,没想到这个破地方还能有如此应手的家伙。”当然胡占山虽然是个恶棍,但他非常喜欢这个。

当晚雷雨交加,茅草房多处漏雨,外面的马叫个不停,弄的胡占山有些不耐烦了。

他便拿着这根鞭子出去教训那个马,打了几下之后马开始躁动的跳了起来,竟然把缰绳挣断,那匹马的缰绳与鞭子缠在了一起,套住了胡占山的脚面。

整个胡占山就被马拖着开始跑了起来,雷电打了一夜,胡占山就被拖了一夜,也不知道是不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反正他施加在别人身上的暴行,终究被还了回来。

当然他还并不知道,他手里的鞭子正是马家镇的另一位鞭神所有,那位鞭神就死在日本人的手下。

而后,一支日本人军队进入了这里,结果各个第二天都死在了马家镇,所有人皮开肉绽,像是被拖尸的死法。

儿胡占山呢?第二天有人发现他的时候只剩下了肩部以上的部分,其面目根本无法辨认得清,显然下半身已经被磨没了……

(跑马拖尸)

作者寄语:龍信作品,纯属扯犊子,如有雷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