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鬼话闲聊之落英成冢面目

时间:2019-06-13 浏览量:0次

Amy见是叶楚凡,赶紧上前拉住他:“楚凡!阮君悦如今这样,也是她自找的!”

叶楚凡一怔,没想到Amy竟说出这种话,狠狠瞪她一眼。

叶楚凡发觉Amy的神情明显有些不自在,甚至可以说有些心虚。

叶楚凡开始怀疑阮氏受到的这番打击与Amy脱不了干系。

为什么Amy要这样对付阮君悦,她到底是谁?仅是个外貌与素菲长得像的人吗?

阮君悦抱着乐乐哭了许久许久,直至眼泪流尽,再挤不出半滴。

叶楚凡劝了她许久仍无动于衷,叶楚凡只得将宋瑜叫来。

在宋瑜劝说下,阮君悦终于收回神智,冷冷地望着叶楚凡和Amy,眼里掩不住那股滔天的恨意。

阮君悦知道若不是叶楚凡将Amy带回家,乐乐也不会就这么走了!

她那冰冷的眸光瞧得叶楚凡心绪不宁。

他张张嘴想解释,终还是闭了嘴,就这样看着阮君悦失魂落魄地跟着宋瑜一步一挨地离去。

待处理完乐乐的后事,阮君悦理清纷乱的思绪后,让律师起草了份离婚协议。

阮君悦想,这次她是真正的解脱了,不知为何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已是一片空白,没有什么再是她依恋的,也没什么值得她依恋了。

她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名,随后将离婚协议书扔给叶楚凡说:“我同意离婚,放你自由!”

叶楚凡望着形销骨立的阮君悦,有那么片刻失神。不知为何对这样的她,他狠不下心。

“悦悦,离婚的事缓缓!”叶楚凡头一回这么唤她。

可听在阮君悦心里十分的可笑。

她与他结婚五年,一心一意为家,为孩子劳累奔忙,而他一直都在厌恶折磨她,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终于可以彻底放手,而他似乎良心有发现,真是可笑!

“你不用可怜我!我一时不会死!签字吧,叶楚凡!”阮君悦咬着唇皮说。

尽管她已落迫如此,但她仍不会屈服于他,至少她的自尊不许她看贱自己。五年前她爬上他的床设计了那场可笑婚姻,或许是她这一生最大的败笔,是她轻贱了自己,她活该有这样的结局,她恨不起谁,要恨也只恨自己。

叶楚凡瞧出她的情绪不对,担心自己这字一签,下秒再也看不到她。

如今的她脆弱的就像一团空气,一阵风就能把她吹散,他有些害怕,这样的放手,往后与她便是陌路人。

沉默了片刻,叶楚凡方启口。

“离婚的事还需要与我父母商量,暂且缓缓!”叶楚凡寻了个能说得去的理由。

阮君悦苦笑,素来独行独断的叶楚凡,连结婚都可以不通知家中父母,这一会又是在装哪般?

“叶楚凡,你不用掩饰!你父母一直不喜欢我,你签下字他们不会怪你!我相信有更好的女人在等你!”说时朝门外的Amy望了去。

Amy纤指紧握,眸光一直落在叶楚凡身上,就等着他签上字,与自己双宿双飞。

这可是她盼望了多年的,虽然五年前她输给阮君悦,但这回她可是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阮君悦这回输得连老本都没有了,比起自己当年代价百倍不止。真是痛快,这就是她想要的!

说来她真要谢谢那个穆琰,当年若不是穆琰救了自己,将自己带回香港,自己哪有机会再回来!

叶楚凡察觉到Amy的眼神有股得意的算计,再抬首望着面色苍白的阮君悦,忽然笑起:“阮君悦你也知道,我行事从不受别人左右,这婚你说结就结,说离就离,你当我叶楚凡是谁啊!”

说时将离婚协议往阮君悦脸上一甩。

那冰冷僵硬的纸页如刀片般划过脸颊,留下一条清晰的血痕,立即有血珠顺着脸颊滑落,一滴滴落在协议上。

阮君悦说不出的痛,没想到在她一无所有选择放手的时候,他仍不忘要羞辱她,让她再经历一次炮烙。

叶楚凡你怎会这般残忍。

也许是痛到了极至,知觉早就麻木。

阮君悦顾不得擦去脸上的血珠,弯腰拾起沾着血的“离婚协议”塞进了包里。

宋瑜不放心,请了假过来看她,见她从叶氏大楼出来,面色煞白,一副魂不守身的,着实吓了一跳。

“悦悦,你怎么跑这来了!”

宋瑜迎上去说。

阮君悦见是她,幽幽抬头:“宋姐,我是不是很可笑?”

宋瑜知她素来好强,可再坚强的女人接二连三的沉受这样的打击,不崩溃才怪,而阮君悦能做到这样,已是一个女人的极限。

“我们悦悦一直都很坚强!”宋瑜握着她冰冷的手心痛的说。

阮君悦张嘴自嘲,眸眶一涩:“宋姐……我好害怕!”

阮君悦终于哭出来,宋瑜拍着她的肩头安慰:“难过就哭吧!叶楚凡签字了吗?”

“没!他那人不可理喻至极!”

宋瑜微微吃惊。

叶楚凡不会是良心发现了吧,像悦悦这么好的妻子上哪去找?其实当年的事并不能怪阮君悦,其中的原委她是知道的,只是不知如何与阮君悦说。

“悦悦,去我那吧!我给你炖了鸡汤!”

宋瑜心疼地说。

“不了,宋姐!我还得回家收拾!叶楚凡签不签不过是个形式,那个家我迟早要走!”

“也好!那你往后有什么打算?”

阮君悦摇头,宋瑜攥着她的手又说:“要不,搬过来与我一起住!虽然那房子小些,但还能容得下我们俩!”

其实宋瑜的房子是阮守城当年所赠。

宋瑜与阮守城除了上下属关系,还有一种道不明的私人关系,只是这层关系直到阮守诚死,都未公开。

但阮君悦多少听到点风声,并没因为这个原因疏离宋瑜。

阮君悦的母亲中风卧床多年,阮守城一直守着病妻不离不弃,直到妻子寿终离世。就这份感情,阮君悦觉得父亲是爱着母亲的。

直到阮守城遇到年轻貌美的宋瑜,才梅开二度。那也是在阮母去世二年后。

宋瑜为了阮守城一直不愿公开两人的关系,她一生为阮守城付出诸多,而阮守成留给她的也不过一套百来平方的房子。

阮君悦觉得父亲亏欠了宋瑜,反握住宋瑜的手说:“宋姐这些年苦了你,我替爸爸谢谢你!若是找到意中人,就早些嫁了吧!”

“傻悦悦!你都没嫁,我怎么能赶在你前头!”

“因为你比我年长啊!”阮君悦终于笑起。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天真得好冷,打字不容易啊!还有一章可能要晚些时候,亲们晚上再看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