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败家子

时间:2019-06-13 浏览量:0次

城西有一户人家,名叫朱河,家境经商颇为富裕,朱河有一子名叫朱透,自小便娇生惯养,舍不得吃苦,长大了便成了纨绔子弟。

纵有千山万山金,就怕败家不留心。

这朱透是朱河跟李氏所生,而李氏又是护子的人,家里唯一单传,更是爱护非凡,往往这朱透有不近人意之时朱河便要教训折打,这时李氏便捂着孩子哇哇做哭,道:“你朱门只有一个孩子,你要是这般打将下去焉不绝后?等你百年之后谁人为你料理后事?谁人为你上香化纸?”。

朱河道:“子不教父之过,儿时不育,骓驰难训”。

李氏道:“那也得看谁家的孩子,你朱家就这么一个遗孤,纵然你再如何教育还能教好?先生教人乃识字,你这般教法那是杀人,孩子不就就会被你打死了,还如何传家?”。

朱河气不过,便大骂李氏不懂事理。李氏亦不让步,抱着儿子想要寻短见,无奈,朱河只能罢手,任他胡来。

这朱河为此更为嚣张,他身旁便有一些不学无术之人,小小年纪便逐渐学坏,不时出入青楼,听曲玩女人,往往百十两银子眨眼便光,李氏怕儿子委屈,都会给银子,任他胡来。

时光流逝,很快朱河卧病在床,因多年奔波劳累过度,此时已是奄奄一息,他临终前把李氏还有朱透叫道床前道:“吾儿,为父往日教你为人处世,实乃是为你今后享福而已,如今为父将要离去,身后虽留有万金财富,但是你要是不倍加珍惜,迟早会用完,到时候你就会贫穷饥饿,因此为父走了之后,你可要勤俭持家,这样才能一生富贵”。

朱透闻知老子快要仙去,心里极为高兴,平日里就因为老父在家,这才阻碍了自己快活,一旦老子死了谁还阻碍自己?便装作很难过的样子道:“父亲走便是,儿子铭记在心,定会勤俭持家,为朱家留后”。

朱河见自己儿子这般的懂事很是欣慰,他点了点头道:“你能如此透彻倒也是好事,不过为夫还有一事告于你知道,来日大忌”。

朱透道:“何事?”。

“我年轻时得过一个狐仙的帮助,答应他日后在城南角的空地上为其立碑,为父要走了,这一誓言你去完成,切记”朱河道。

“一狐仙耳何足挂齿?父亲太也小心啦”朱透道。

朱河闻言急道:“不可不可,这狐仙都是灵性的,既然答应了它们就得完成,要不然必有血光之灾,切记”。

说完便嗝屁了,李氏让人买了棺材,过了礼节之后便葬在朱家祖坟之内。这下没人管了朱透更加肆无忌惮了,整夜在青楼里不出来,可把李氏给气坏了。

绕是她婆口苦心的加一劝导,朱透依然成了型怎么会更改?此时尝到了男女之乐的朱透更加欢喜这样的运动,起先只是敷衍母亲几句,后来听的烦了塑性彻夜不归,让李氏倍感烦恼,却又无法,只能独自一人掉眼泪。

因长时间闷闷不乐,这李氏也郁郁成疾,不几日也撒手而去。

朱透随便买了棺材直接埋入祖坟之中,旁人道:“你母亲生你养你很是辛苦,你怎么不买个好好的棺材,再过个七天留守之期再行土葬呢?”。

朱透道:“人死如灯灭,纵然我再怎么弄她也不晓得,何苦花费那些银子做些无用功,那些银子剩下来足以够我逍遥自在一日,喝酒三天”。

众人闻言皆是摇头叹息。

埋葬了李氏当晚,朱透就将酒楼里的老相好小红带到自己的家里鬼混,两人衣不遮体,不管不管白衣黑夜,尽兴性爱,好不快乐。

转眼到了该给狐仙立碑之日,这事早就被朱透给遗忘了,管家曾提醒他,也被他用同样的话打发了事,纵日饮酒高歌。

这天在家呆烦了,朱透独自一人骑马外出游玩,走着走着忽然看见前面有一片庄园,但见朱阁颐户,画栋雕梁,一排排青瓦白墙,一座座假山流水好不繁华。

朱透未曾见过如此家境,想必是某个诸侯之家不成?于是上前扣门。

不一时,来了一个青袍下人,道:“公子敲门何故?”。

朱透道:“小子外出游玩,忽觉腹中饥渴,前来寻些饭水”。

那下人闻言转身回去禀告,不一会便回来了道:“此处乃郡主府,因老爷外出带兵,家里只有郡主一人,如果寻些饭菜,公子进去切莫乱走便是”。

朱透道:“然也”。

那下人带着朱透走进去,这一看差点误以为进了天宫一般,但见香草氤氲锐气腾散,数不尽的娇花艳草看不完的风景线,不一会来到一个华彩奕奕的凉亭,下人端出点心和水给他。

看了这番美景朱透哪里还有心吃?虽然拿着点心但是眼光却到处乱看,那下人自有事做交代一番便自行离去。

朱透闲来无事便站起来看到对面有个花园,便走了过去,一转身腾然间竟然看见一个绝世美女独自在赏花,看她眉如翠玉,肌如羊脂,面如桃花,一席软袍装饰凸显胸前沟壑,堆栈落云髻,明玉镶金鑔,当真如九天仙子在世。

看的朱透淫心大起,猛然前去,一把搂在怀里,这时才见那女子依然微醉,双眼迷离,依在怀里亦不反抗,朱透大喜,淫心大盛,上前剥掉女子衣衫便行苟且之事。

事毕,女子醒来,见自己被污详怒道:“你这歹人怎么敢如此对我?奴家身子被你沾辱还如何脸面存活于世?”。

朱透道:“娘子莫急,在下肯纳小姐为妻可否?”。

那女子笑道:“狗奴才,你连承诺都不能完成何来娶我之说?当年让你建碑一事你可完成?”。

朱透道:“这是小事,娘子如若跟我,说什么都成”。

那女子笑道:“你这无赖,不受诚心,倒也该惩罚,你干了我,我就罚你浴火焚身吧”说完忽然化作一团烈火一下点燃了朱透。

朱透大呼,不一会便烧死了,一阵风吹过,哪里还有什么豪宅家园?看去荒坟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