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鬼话闲聊之箫声咽月相遇

时间:2019-06-13 浏览量:2次

木琉月一脸失望,不等面具男下轿转身就走。

“哪里去?”

那面具男幽幽朝她唤起。

映在面具下的眸光晶亮如星,带着一股玩味劲望着木琉月。

木琉月只觉背脊处火辣辣的,不由止步,睁着两只水眸盯着那面具男:“可是在唤我?”

她有点好笑,自己上哪还要问他答不答应!

“除了你,本尊还会唤谁?”

切,这人倒是会说话,除了自己,不是还有四个美人么!矣,那四个美人哪去了?

木琉月顿时呆住,眨眼功夫那四位美人已不知了去向。她以为自己见了鬼,赶紧离面具男远些,一步步往后退。

那面具男摇头勾嘴笑道:“还真是死性不改!过来!”

说时朝她招招手,那手修长,根根骨节分明,而又葱白玉嫩,还真是养眼的很。

木琉月想,肯定花了不少心思保养,可一个大男人的把心思花在手上,这未免也太那个啥了!

木琉月被那只手电着了一般,神不知鬼不觉地朝面具男步去,只觉一股馨香入鼻,回神时人已在面具男怀中。

木琉月吓了一跳,抬首与面具男四目相对,望着面具下那双深邃如海晶亮如星的眼,只觉似曾相识,兰指一抬朝面具触了去。

却在触上面具那会,手已被擒。

“你确定要取下它?”

明明是柔柔与人商量的语气,听来却是寒冷森森带着股杀气,吓得木琉月赶紧缩回手。

感觉眼前这人不好惹!切,不给看就不给看!美男她见得多了,先不说萧家两兄弟如何个美法,就是她的好友涣璃也是美得不食人间烟灰。只不过涣璃那小子仗着功夫了得,经常来无影去无踪的,这一别也不知再何时出现。

木琉月小嘴一撅:“谁稀罕!放开我!”

面具男见她有似恼怒,幽幽松开她的手,笑着说:“也不是不可以看!不过,看了后,要对本尊负责!你可愿意?”

“切!这世界哪有你这样的怪人,看张脸蛋就要别人负责!罢了,本姑娘不看就是!”

木琉月汗颜,这深山老林怎冒出这么一个怪男,说话叼专至极,比起萧明涵来丝毫不逊色。

再次想起萧明涵,木琉月眉宇间不时绕起一股愁绪。

“丫头,在本尊面前,不准想其他男人!你是本尊的人!来,给本尊笑个!”

面具男勾起木琉月的下巴,摆出一副恶少调戏良家妇女的姿势,着实把木琉月恶心了一把。

她不会武功,不能一掌将这面具男拍开,只能狠狠踩了他一脚。

趁着面具男发愣,赶紧溜之大吉。

面具男望着她逃似的背影,不由轻笑,挥手揭开面具,露出一张美得无法形容的俊脸。

“阿月,你当真是不记得我了!”

面具男喃喃说道。

这时身旁的树木晃了晃,隐隐有风拂过,面具男俊眸一眯,低声唤道:“都出来吧!”

说时面具又已戴上,这动作做得行云流水,快得让人无所察觉,众人只觉他似乎根本就不曾拿开过。

瞬间从树从里奔出三个黑影人,齐刷刷地跪倒在地。

“属下拜见宫主!”

“嗯!”

面具男轻应一声,一身拽地长袍如云雾般在草尖上拂过,竟连草尖上滚动的露珠都完好无损,可见他的内功修为已至出神入化。

“属下已按宫主吩咐将神龙木失踪的消息散发出去,相信,萧家堡此时已乱作一团!”

“很好!本尊倒要看看没了神龙木,萧家如何再在江湖上立足!”

面具男幽幽笑起,明明是笑,却暗藏一股刀剑之气,阴冷森森间,一股肃杀之气由他周身逸出,身边的草木瞬间被这股真气击破,全都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

这面具男便是江湖传言的罗刹宫宫主罗云华。

众人见此场景吓得瑟瑟发抖,又听罗云华抚着云袖说:“都下去吧!”

众人闻声不时拭起额头,提着的心总算得以放下。

木琉月跑了一圈又绕回原地,她以为自己迷了路,眼看太阳离地平线越来越近,她急得快哭爹喊娘。

其实她也不知她的爹娘在哪,长什么样?她就像个从天而降的怪物,一醒来就在萧家堡门口,什么都不记,却独独记得自己叫木琉月。

萧家堡的管家见她一个姑娘家独自一人在外,便求萧明涵留下她。

起初她只是个打扫院落的丫头,后来也不知怎的,被萧明涵调到前院伺候起萧明涵。

在萧家堡,她半夜鬼使神差听到有人在唤自己,便寻声找去,无意中进了阁楼遇到了涣璃,两人因此相识。

涣璃神出鬼没,又会法术,每日夜半时分来找她,运用时空扭转之术,带着她天南地北的玩乐,却总能在天亮时分赶回萧家堡。

木琉月乐此不疲,然而比起玩,她更喜欢听萧明涵吹箫。

月光下的萧明涵俊逸出尘,如同九天而下的嫡仙,比起白天的冷峻,此时的他多了些柔和,越发让人容易亲近。

木琉月情不自禁的对萧明涵心生爱慕,涣璃告诉她,千万不要爱上萧明涵,就算爱上也是注定无果。

木琉月心里有一个万为什么,涣璃却说天机不可泄露。

气得木琉月拿起手中的果子直朝涣璃扔去……

这个时候木琉月真希望涣璃在身边,她也不用这般辛苦,可是那家伙说,她命中注定有一劫,这一劫要靠她自己度过,他帮不她。

额,朋友做到这份上,还真让木琉月恨得玉牙紧咬!

望着东边冉冉升起的月牙,听着山中夜鸟的啼声,木琉月深觉四周静得骇然,时不时要瞧瞧身后的林子,生怕窜出一只猛兽。

一声虎啸打破夜的宁静。

真是让她想什么就来什么。

纵是夜色再浓再黑,她也不得不跑跑。

跑着跑着,见林子那边有火光,步近一看,见一红袍男子正在火堆上烤着兔肉,火光灼灼映着男子俊逸分明的轮廓。

只见他一袭红袍如火,墨发如瀑,一双眸子黑如深潭,薄唇微抿,似笑非笑间眉目鲜明如画,美得让人移不开目。

这人美得如同黑夜里出行的妖精!

木琉月对着美色不由抒发起感想。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明日有事,回来可能会晚,若是来不及只能后天再更了哈!感觉没几个人么!是我写得不好吗,还是这故事亲们已看出眉目了!提个问题哈,猜下女主的原身是什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