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单恋一株草

时间:2019-06-13 浏览量:8次

金谛腹诽不已。不过这些话只能对着自己说说,它可没胆子说出口,毕竟澜默那尊大神是它得罪不起的。

晨夕见金谛走了神,用指头点了下它的脑门道:“师兄可曾去向师父道别?”

金谛小眼溜转,“神医一早就通知了帝君,今日一早,帝君就唤人来将帝孙殿下接走了!那场面真是热闹……”

金谛一脸笑盈盈,满脑子是那种盛大的欢娱场面,不过可惜这样的场面连它也无福亲见,不过是醒来后探听来的。它是谛听王,没有什么是它不知的。

傲易一走,晨夕的日子变得乏味无趣。

澜默对她全然无了往日的亲呢,完全像变了个人,每日不再亲自过来探望她,只叫童子将她每日要做的功课写在纸上,送来给她,让她照着做。若是她遇上不懂的地方,只能依葫芦画瓢,写在纸上,让那童子拿回去,待澜默解答后,再给她送来。

起初,晨初以为,澜默是因着傲易一走,心下舍不得,于是选择了闭关 ,时日久了,才知事情并非如此,倒像是在有意避着她。

她疑惑不已,几次三番想去见澜默,却被殿外的童子挡了住。

“神医尚在闭关中,不方便打扰,还请姑娘回去!”

晨夕望着紧闭的大门,终是心有不甘。

可知道是他的意思,她又撅气地跑了回。

自那日后,她也不去找他,就连每日晨时的请安,也懒得去做,倒是一门心思放在功课上。

时光荏苒,五百年不过弹指瞬间。

晨夕的修为进步极快,这五百年已让她接连上升几个层面,从内到外,她已发生质的变化。

昔日天真可爱的女孩,如今已是蹁迁婀娜,风姿绰约,楚楚动人的少女。眼看天劫将至,她盼着能与澜默说上几句,比如说,怎样应付天劫?然而左等又右等,澜默始终闭门不见。

晨夕心灰意冷坐在窗前出神,童子送来的功课,她瞧也不瞧,反倒是心思沉重,日渐清瘦的厉害。

金谛见她这样,十分心疼她,扑扇着翅膀围着她转,“主人,不要难过嘛!你这么厉害,一个天劫能奈你何?”

“有些事,真是那般简单就好了!”晨夕托着腮帮回应它。

心底思绪万千,不知不觉眸眶一阵酸涩,眸底逸出几滴晶莹。

她不是爱哭的女人,从前是,现在也是,然这五百年的岁月,终是将她的性子磨灭。

再深厚的感情,也难经受岁月的蹂躏。她不想哭,可心里终觉空空的,委屈的紧。

他这是要哪般?若真不要她了,大可直言就是!

晨夕伸手抚了抚额头,捋援垂下的落发。

金谛倒是瞧得明白,只是这儿女情长的,不是它一只灵宠能管的,何况这两人还是师徒,真发生那种事,可是要受世人唾弃的。依着澜默的身份,他可愿为它家主人背负这些?

金谛直替主人担心,弄得它六神无助地,不知怎么劝导她。

旁人不知晨夕的心思,它可是有感应的,那位大神或许也在纠结其中,所以选择避而不见。

他在逃避,这可害苦了它家主人!额,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株草!

金谛连连叹气。

“想那些不开心的做什么,我看主人这些日子勤加苦练很辛苦,要不,金谛陪主人出去玩玩!”

晨夕想了想,与其在此暗自伤神,倒不如放开些,或许只是自己一厢情愿,他从来只当自己是徒弟。

嘴角一翕:“可有什么好去处?”

金谛见她终于想开,飞至她肩头道:“别处不敢保证,帝孙殿下那里可是真正的好地方!说来,你们也有五百年未见,倒不如上那瞧瞧!”

晨夕掐指一算,五百年岁月已在蹉跎而过,倒没觉有多想傲易,如今细算,竟已是五百年。当年傲易走得匆忙,她都没送上他,此回去,定要好好补偿他。

“好,去找师兄!”

金谛咯咯笑起,身躯一晃,那对薄如蝉翼的翅膀瞬间张开,跟着背上的金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数倍增大。

一只长着金甲的灵宠不时出现。经过这五百年,金谛不似之前那种萌态,眼下的它,神灵活现,威风凛凛,极像传说中的神兽。

周身金光无数,如同镀了层金薄。透过那万道金光,可见它背脊上多了层细密坚硬的甲片,那甲片金光灼灼,那道道金光便是从甲片上发出的。

晨夕脚尖一踮,骑在金谛背上。

脚下白云朵朵,耳边风声萧萧,倒也逍遥,倒也自在。

这威风凌凌,势不可挡的感觉,让晨夕觉得自己成了身披金甲,手持擎天神剑的战神。这感觉可不是一般的美好,连她自己都不时偷着乐起。

帝家的天宫设在三十九重天上,到那里需闹过数道结界,越过三十八重天。每一重天相隔百万八千里,这三十九重天算来,是遥不可及的地方。

对金谛来说,这点路途根本算不得什么,不过就是个把时辰的路。

晨夕还是头回拿金谛当坐骑,不得不承认,这灵宠之名绝不是盖的,想来该是有些本事,才会被封为谛听之王的。

谛听据说无所不知,那金谛可是探知到了她的灵魂并非属于这个年代?

晨夕心里直起疙瘩。

金谛早已与她心意相通,知她起了疑,忙开口道:“我与主人两心相通,主人的事我早知晓!主人放心,我与主人是一体,说了与我并无好处!”

晨夕悬在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

“主人请坐稳了!待我冲破三十九重天的结界,就能见到帝孙殿下!”金谛扯高着嗓门道,说时冲着眼前那团浓重的紫红色祥云冲去。

“轰隆”祥云中出现一道门。

晨夕欣喜不已,没想到进入天宫如此顺利。

正当高兴中,两个穿着银白色战甲的天将,手持宝剑,驻守在天门两侧,如同两根银色的擎天柱,与天门几乎持下。

见有人闯天界,异口同声道:“来者何人?”

声如惊雷,直扎耳朵。即使看不见正面,也能想象出,两人的身形到底有多庞大。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明日是周日,会有加更,不过要到下午了哈,再次感谢亲们的支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