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与鬼无关5不见

时间:2019-06-17 浏览量:9次

邵词有些将信将疑地走过去,伸手拖出了纸棺里的人。用手电一照,果不其然是梁凉!

他一下愣住了。

“梁凉!!!”

他赶紧把她扶起来,仔细地查看身上有没有伤口。好在没什么大问题,而且青紫的嘴唇和大口的喘息昭示着她是极度的缺氧。

“哈……哈……”

“没事吧?梁凉?”

“邵……词?……”

“怎么样?能站起来吗?”

“……”

“什么?”

邵词俯下身去,耳朵贴在她的嘴边。

“快……走……”

邵词背着梁凉,一路连滚带跑冲出村尾,直接跑上了山。不是他不想用个公主抱,实在是自己的肚子还是疼得厉害。村子里是不敢回了,天知道那群东西是什么,手机又没有信号,这时候只能先到没人的地方躲躲了。

“好点了吗?”

“嗯……”

花了好几分钟跑到山脚的土地庙,这下喘气的人成了邵词了。

“能跟我说说了吗?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邵词和梁凉走进庙里,靠着墙角坐了下来。这里弥漫着的淡淡的香火味给他们带来了一丝安全感。

梁凉闻言全身一僵。良久,她才缓缓开口。

“……我看见纪齐了。”

先前梁凉看见墓碑上纪齐的照片时,顿时慌了神,只想着一定要找到纪齐,没多想就跑了出去。结果回到了这栋房子正面时,她在房子的门口看见了纪齐。

“那时候他看上去真的超可怜。好像很舍不得,却又不得不离开的表情,而且还装出一副冷冷的样子——我都能看出来的,因为他的目光真的,真的太容易看透了……”

梁凉看上去很平静,虽然语气里满怀关心,但目光……

怎么形容呢,看上去像死了一样。

纪齐冷冷地看着梁凉,但眼底复杂的温柔和不舍却暴露了他此刻真正的情绪。定定地站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转身推门进了房子。

“!!!”

梁凉正震惊于纪齐的出现,飞奔进门的同时却失去了纪齐的身影。她慌乱地冲进每一个房间,寻找不到印象中的身影又失落而返。

“小齐!我求你快出来好不好!

最终,搜寻无果的她又回到大厅,颓然地跌坐,疲惫和害怕猛然涌现。她抱住膝盖,头搁在膝盖上,无力地蜷缩。

“你不喜欢我了吗?为什么不要我了呢?”她伤心的声线充满了焦虑,“我这几天一直在找你啊,为了找你连朋友都受了伤,可你还是不肯出来……是我做了什么不对的惹你生气了吗?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

说着说着,她哽咽起来。

远处的小仓库里传来了一阵东西碰撞的声音,和一声饱含无奈的叹息。

“小齐?”

梁凉惊喜地抬头,赶紧爬起来,也不顾周围诡异的气氛直接冲向了声源处。没有手电筒和窗户,小仓库里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激动的心情却促使她一脚迈了进去,然后摸索着询问:

“是你吗小齐?”

一阵细琐的衣服的摩擦声打断了她摸索前进的脚步,随后梁凉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呆了半晌,然后猛地扑过去:

“小齐!”

没有得到回应,她也毫不在意,整个人都埋在了他的胸前,任由控制不住的眼泪直往下落。

“我好想你!你知道吗……刚才我居然在一个墓碑上看见了你的照片,我当时……呜……真是吓坏了……”

她激动地念叨着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还提到了邵词。失而复得的喜悦让她又哭又笑,只想着永远陪在眼前的人身边,永远不再离开。

“……他虽然长得不丑啦……我承认有那么一点点小帅,不过跟你可没得比啦。你会不会吃醋哦?”

长久的沉默。

“……小齐?”

沉默。

脸上的笑容开始僵硬。相见的喜悦渐渐平复,阴冷的气息开始刺激她的每一个细胞。她有些不自然地动了动胳膊,同时惊恐地发现自己所抱的人没有温度。

“喂……是、是你吧?……小齐?”

她瞪大了眼,离开他的怀抱,开始后退。

“我是。”冰冷沙哑的声音落入耳中。她登时如坠冰窖。

“但不是你知道的那个人。”

“别……别开玩笑了,你怎么了?”

梁凉有些害怕地退了两步。

眼前的黑影没有回答,只是开始一步步地向她走来。

“喂,等,等一下……”

她推了推他,黑影却好像无所谓,停都没停,又继续迈步。

“啊——”

重心一个不稳,梁凉惊呼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半截身子倒在了门外。同时,那黑影也探出了头,任凭昏暗的月光倾洒在他的面庞上。

梁凉心几乎停止了跳动。

这是她多么思念、熟悉的脸啊!可是他的棱角都被血模糊了。看不见纪齐的表情,整张脸只有眼睛不是红色的,但那眼睛,看上去没有一丝生气。

“小……小齐?你怎么满脸是血啊!受伤了吗?”梁凉赶紧站起来,刚要伸手,却又定在了那里。

“然后我一转身,就出现了一张全是血的男人的脸……”

邵词说过这话!

“不会的……你怎么会这样呢?”震惊的表情中蕴含了各种情绪,“肯定不是你……”

“是我。都是我做的。”

眼前满脸是血的男人用完全不复从前温柔的嗓音说着了一句冷冷的话。

“你的朋友,外面的血和照片,都是我做的。”

“!!!”

“不相信吗?要不要我找到你口中的邵词来对证一下……”

“够了!”

纪齐闭了口。

“你不是小齐!那么温柔的小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还有……他不会害我……”

“我是啊。我以前很爱你。我知道你的每一样特点。我知道你小时候得过抑郁症。你怕生。你爱喝星巴克的香草星冰乐。我都知道。但我现在不爱你了。

“因为对你的爱,害死了我。”

“什……么?我怎么……”

“死了就是死了!”

猛然提高了的声音吓得梁凉浑身一抖。她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你……”

“我要复仇。”

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害怕和绝望猛然吞噬了她。她战战兢兢地倒退了几步,口中喃喃念道:

“不是,不是的,你不是小齐……”

“都说了我是!!!”

梁凉惊叫起来,然后肩膀上传来一股大力,随后一阵天旋地转,又一次落入了黑暗中。

“你要干什么……”

快要散架的疼痛从四肢百骸中传来,语气也变得有气无力,梁凉只能尽力往后缩,远离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红色身影。

“杀了你啊,不然呢?”

纪齐慢慢退回仓库,然后抓起梁凉,猛地凑到嘴边,张嘴就咬。

“啊啊啊!!!”

梁凉惊恐地使劲推开那张脸,弄得满手是血。

“切。”

纪齐推开了她,用力一甩,把她甩进了一堆杂物里。

“你的气味让我恶心。”他也不看她,转身在黑暗中摸索着,“你的声音让我狂躁。你的身影让我愤怒。你的全部都让我憎恶。”

“梁凉,我再也不会爱你了。我恨你。”

梁凉浑身一颤,然后低下头,不再出声。

纪齐拖出一个长长的东西,然后粗暴地拽过梁凉,往里面一塞。

“我不屑于杀你。你自生自灭吧。”

梁凉没有说话,甚至没有挣扎,任凭纪齐盖上了什么,然后浸入黑暗。

坠落……

我要死了呢。

不知过了多久,她混沌的意识渐渐集中,猛然涌出了这个想法。

肺好疼。没法呼吸。

她苦笑起来。这个封闭空间的氧气即将消耗殆尽。动了动身躯,窄小的空间让她无法坐起,连翻身都不允许。

算了。反正,死了也无所谓。

没人会知道吧,房租也才刚交……

会有人注意到我死了么?

不会吧。

唯一一个在意我的人,已经不在了。

“梁凉?”

一道急切的声音扯回了她的思绪,但她已经意识涣散了。

谁?

她努力回头,轻轻推了推面前的障碍。

纹丝不动。

然后是一阵慌乱的声音,接着沉静了下来。

这突然涌上心头的、强烈的求生欲让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让她说出了一个字。

“救……”

话没说完,就开始喘气。一直平稳的呼吸让她维持了最长时间的生存,但一个没调整好就全乱了。

再挤出一个“命”字,她就彻底失了力。

最后被人拖出来时,她几乎要昏过去了。但本能让她大口大口地呼吸起了新鲜的空气。

“快……走……”

说完,梁凉又低下了头。

邵词沉默地坐着,静静地盯着地上的砖块。

“梁凉……那个,纪齐他……也许……”

试着开口打断沉默的他,也意识到自己选了一个多么错误的话题,一时间噤了声。

“纪齐……怎么了?”

梁凉笑了笑。

“跟我有什么关系?”

邵词愣了愣,随即释然的转头。

纪齐已经对梁凉说出了最过分的话了。深到心底的伤痕,不会再被抹去了。

但谁也听不懂他的话。

而且……他还活着吗?

“哈哈……哈哈哈……”

“喂,梁凉,你……”

“邵词啊,”梁凉抬头,笑得很惊悚,“哈哈哈……我发现,我已经没必要活在这里了啊……已经,没有人需要我了……”

她已然笑出了眼泪。

“我已经没有活着的意义了!我不需要存在了!”

“这个世界抛弃了我!!!”

她站起来,仰头怒吼。

“没有的事!”

邵词突然站起来,转身扶着梁凉的肩膀。

“我可以帮你。梁凉,我可以。”

看见她状若癫狂地笑,那眼泪好像重锤砸在了他的心上。

“我需要你啊。”

梁凉愣住了。

她的眼睛睁得很大。朦朦胧胧的泪水遮住了她的眼睛,看不见她的心情。

寂静过后,梁凉往他怀里一靠,放声大哭。

作者寄语:唔……感觉没什么人看呢……嘛,反正是新手,只是混个脸熟么(ι′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