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换脸报复

时间:2019-07-12 浏览量:13次

辉少和阿嫦是相亲认识的,他们并没有一见钟情,反而是辉少的父母看中了阿嫦的乖巧,就在他们没有感情基础下,定下了婚约。

结婚后,辉少和阿嫦还相处得彬彬有礼的。可是时间一长,就完形毕露,生活习惯和性格都慢慢暴露出来了。

原来辉少算是富二代,但脾气真的很暴躁,而且素质也不好,急起来说话很难听,不理会别人的感受,而且就算老人家说的一样,眼睛长在头顶上,很看不起别人,甚至阿嫦的身世也一样,所以阿嫦在生活中总是受到欺凌和侮辱。

辉少自己经营一座厂房,是化工品加工的,生意还是很不错,订单也源源不断,这使辉少更加目中无人。阿嫦在厂里担任采购一职,负责厂里的一切物品的采购,当然看钱也是看得比较紧,老是为点小钱讨价还价的。

辉少经介绍接了好几单大的工程,预计要先垫付几百万,等工程结束后才能收到工程款。看到这么大的工程,心里肯定乐开花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工程这么大,合作公司又在湖南那么远,工程款会很难收,各种各样的后果,就一口答应人家,签好合同。

为了此事,阿嫦和辉少大吵了一架,十分不赞同接这一工程,可惜约已经签好了,如果违约就要赔付很多钱。至此之后,他们的关系就越来越差,感情也越来越冷淡,总是为厂里很小的事情都难吵起来,加上辉少的脾气暴躁,在办公室众多员工的面就狠狠的臭骂阿嫦。

辉少:什么叫门当户对,家里做早餐店的,就算是送你一家厂给你,也做不起来。一点点小钱都斤斤计较,又不是花你的钱,用你的钱。我说怎么做就怎么做,你按着我说的去做就对了,就不会让我那么烦恼,也不会挨骂。

阿嫦:这不是一点小钱的问题,湖南工程压了几百万收不回来,山高皇帝远,你也不去追,买材料是需要钱的,发工资也要钱的,租厂房也是要钱的,你说不收钱怎么经营下去呢?你当我是普通员工讲一下道理好不好?

辉少对普通员工还算是有点礼貌,对于自己的老婆,一发起火来就不当人来看,劈头就是一顿怒吼、臭骂。

辉少:嫌弃我没钱,就离婚,去找一个有钱的人改嫁,我不会妨碍你,要离婚的,我马上签字。

阿嫦当场就红了双眼,拿起包包头也不回的开车就走了,所有员工都不敢吭声,也不好说话。

辉少还对员工说:带孩子的女人就是不会做生意,回家带孩子算了,一点忙也帮不上,还给我添乱,答应我的事情又做不到,老是欠骂。

员工里大部分都是已婚的女性,大家心里都很不爽,只是不敢说而已。

阿嫦离开公司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开着车到处转,心里很是委屈,想着辉少的狠心,每一句话都像箭一样刺痛她的心,想着想着一个不留神就撞上护栏上,由于撞击相当的猛烈,挡风玻璃都撞碎了,飞了阿嫦一身都是,脸也不例外,伤口渗出点点血水。

辉少知道后去医院看望阿嫦,看到阿嫦变成这个样子,鄙视地说:看你现在成什么样,什么都自作主张,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让我以后怎么和你生活。说完转身就走了,也没让儿子去看望一下自己的妈妈。

这次阿嫦没有流泪,心里只有恨。青春都耗费在这个男人身上,最终却得不到厢守,为什么?

阿嫦走到厕所里,对着镜子,慢慢的拆开绷带,看着毁容的脸,拿起刀片狠狠的一刀刀划在脸上,血水顺着脸一点点滴在脸盘里。

阿嫦没有再出现,也没有回娘家,而是托律师发一份签好字离婚协议书给辉少。

从此辉少厂里缺了一个采购,一直都招不到合适的人选,都接不上手,暂时只好由其他的同事顶替着,但是这样工作量就会很大,所以都有怨言。直到3个月后,人事部邮箱里收到一份简历,约见面试很成功。那是一位保养很好的中年女人叫阿丽,至今仍是单身,又有相关的工作经验。辉少很满意,很快就定在下个星期一上班了。

阿丽性格很好,穿着很时髦,与大家都相处很不错,只是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面无表情的,从来没有看到过她笑。辉少借着工作为由,总是带着阿丽到各种饭局应酬。很多时候喝大了,还拉着阿丽到酒店开房,阿丽也没有抗拒,辉少以为自己觅得佳人的芳心,但阿丽平时又对辉少爱理不理的,很吊辉少的胃口。

终于辉少忍无可忍,买上玫瑰,戒指,直接向阿丽求婚,阿丽很快就答应了,但在她脸上没有很幸福的表情,仍然很冷淡。

婚礼很隆重,大家都很开心,除了阿丽,仍然是面无表情的。到了晚上,辉少早早就洗漱好躺在床上等着阿丽,阿丽穿着性感的睡衣。辉少迫不及待将阿丽压倒身下,就在忘情的时候,阿丽从枕头下取出刀片,快速的在辉少的颈部大动脉割开,一下子血如泉涌。辉少用手按住伤口倒在一边,艰难的问:你为什么这么做?你到底是谁?

阿丽笑了,笑得那样的狰狞:你不认识我吗?我亲爱的老公,我是你的合法妻子,我是你的原配夫人啊。

辉少惊恐的睁大眼睛看着阿丽,阿丽说:还是认不出我啊,等会儿,我让你明白。

接着走去梳妆台,拿起卸妆棉,一点一点的将妆容卸掉,露出烂得难以辨别的脸。走到辉少床边:记得了吧,半年前拜你所赐的,你别想抛弃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哈哈哈。。。。

笑声如此的震耳欲聋,划破了宁静的夜空。辉少的血慢慢流得干枯,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阿丽看着熟悉的房间,以后再也不会有新的女主人住进来了,这永远都是属于她的新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