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时尚资讯 健康资讯 生活资讯 邯郸新闻 奇闻趣事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明星娱乐 手机版

黄河透明棺材事件 捞尸人讲述黄河透明棺材诡异故事

来源: 作者:未知 人气: 次 发布时间:2018-09-20 11:15:46


黄河透明棺材事件 捞尸人讲述黄河透明棺材诡异故事

强忍着刺鼻的臭味,我们来到了祠堂院中,这里常年摆放他们从黄河中捞来的尸体,被别人认领走的还好,可是没被人认领的由于放置的时间长,难免就有一些腐臭,可是看院中老人的样,完全是习惯了这样的环境,丝毫没有被这腐臭影响到。

“嫩是谁?来俺这弄啥?家嘞有死人找不着啦?”老者看到我们进来询问道。

这句话不用王爱辉解释我们都能明白是什么意思,被人上来就问家里是不是死人了,听着还真是让人不舒服,不过想到这里是捞尸人的地方,他们又是常年和尸体打交道,见到的生面孔想来也都是来寻人的,所以也不好发火。

我上前一步,摇头道:“老大爷,我们是来向您打听一点事情的,并不是寻尸体的。”

老人见不是生意上门,显的就有些意兴阑珊,看着我们道:“说嘞啥?嫩没死人来俺这弄啥嘞,俺这除了死人啥都知不道。”

我无奈的转头看向王爱辉,他这话我还真是一时没明白啥意思。

王爱辉苦笑着转头跟我说道:“巡视员,他是说啊,你要不是来寻人的就不要问他,他除了死人啥都不知道。”

紧接着王爱辉就从兜里掏出了一盒烟,上去把烟递给老者说了一些什么,那老者这才关了地上的收音机,看着我们道:“啥东西啊,弄过来让俺瞅瞅,俺认不认得都告诉嫩。”

基本上这老者说的话我有时候能懂,有些时候又不太懂,不过经过王爱辉的讲解,我们倒也都能明白。

我就把手中的照片递了过去,这老者接过照片,只看了一眼,就抬头看着我们道:“这东西嫩从哪弄类?”

我笑道:“老大爷,这东西是一个朋友给我们的,我们就是想来问问您是不是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老者警惕的看着我们,良久之后又把照片还给我们道:“小伙子,嫩还是走吧,这不是嫩能弄的了的。”

我接过照片,心道看来是问对人了,这老者应该是知道这棺材的,于是就笑道:“老大爷,我们是道士,专门来调查这个事情的,所以啊您老不用担心我们能不能对付得了,您啊只要告诉我们这东西的来历就成了。”

老者摇头道:“啥人都弄不了,俺是在为嫩好,嫩要是不听劝,俺也没办法。”

王爱辉这时候把兜里的证件掏了出来,给老者看了一眼道:“老哥,你就把你知道给我们讲一下就成,剩下的事我们有自己的打算,你看这中不中?”

老者看了一下王爱辉道盟的证件,又看了一眼我和邓超冉冉几人,这才无奈的道:“那中,俺跟嫩说说。”

接下来老者点了一根烟,进屋搬了几个条凳出来,用手在上面划拉了几下把上面的灰尘给弄掉,让我坐下,他坐在太师椅上开始跟我们讲起了照片中棺材的事。

原来这棺材确实是被打捞上来过,而他正是那次打捞棺材中的一个,当时他还是青年,就是下去把绳索套在棺材上的那两人中的一个。

那棺材当时是突然冒出水面的,当时他和他父亲,还有几个同行的捞尸人正在黄河上巡游,本来都以为没收获了,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这个透明的棺材冒了出来。

正准备空手而归的他们看到了这个棺材自然是满心的欢喜,这对他们来说就是钱,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保证,所以当时他们也没多想下水就想把这棺材给捞起来。

他们这行有个规矩,下水之人必须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血气方刚的才不会被水中的水鬼给拉了去,就这样当时他和另外一个小伙子就下水把那棺材给套上了。

当时他们也没多想,拉着棺材就给拖上了岸,因为这个棺材是透明的,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所以当时还让当时拿着相机的同行的人给拍了照留作纪念。

棺材拉上来之后他们就发现这个棺材怎么也打不开,用石块砸也砸不破,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更为奇特的是看着严丝合缝的透明棺材中有水有鱼,而里面的那具尸体就那么沉浸在水中,没有一丝腐烂的迹象。

当时他们猜想这个人应该是刚死没多久的,要不然泡在水中的人不可能保存的那么完好的,所以他们就把棺材给拉到了祠堂,同时关注着各个媒体的寻人启事,想靠这个棺材大赚一笔。

可是还没等他们等来这尸体的家人信息,他们这里就发生了怪事,先是一起打捞这个棺材中的一个老人无缘无故的死在了自己的家中,紧接着就是另外一个人半夜三更起来自己跑到了黄河跳了进去,也淹死了。

而且更为恐怖的是那些天他们这里只要是到了晚上,满村子都能听到一个诡异的声音在喃喃自语,时大时小,一帮人举着火把出去寻,又找不到这声音的来源,村子中养的鸡鸭畜生也都接二连三的死去,死状还有极其恐怖,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血死的,而这些畜生都是在沉寂中死的,没有一点响动。

出了这事,让整个村子都人心惶惶的,他们本身就是干捞尸这个行当的,一些辟邪的手段自然是有的,可是任他们怎么施展,村子中还是不断的出现怪声,人畜也不时的诡异死亡。

终于有人就受不了了,开始搬出这个村子,而这个时候和他一起去打捞这透明棺材的人已经死的就剩下他和另一个下水的青年,他们也是恐惧的不行,生怕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因为这些怪事是在他们把这个透明棺材捞上来之后才开始出现的,他们俩就想把这个没人认领的棺材再给丢回到黄河中去。

可是就在他们把把透明棺材丢到黄河中,以为万事大吉的时候,这棺材第二天又诡异的出现在了祠堂中,这下他们是真的怕了,想着也和那些搬出村子的人一道,一起逃离这个村子。

就在他们准备也随着其他人逃走的时候,村子上来了一个怪异的老头,这个老头最大的特点就是长着尾巴,而且他还特地在自己的裤子后面开了个洞,让尾巴给露出来。

听到这里旁边的邓超就有些好奇道:“小浩,你说这个长尾巴的老头会不会就是咱们听说的那个秃尾巴老头?”

我道:“说不准,这黄河上的传奇太多,咱们还是先听他怎么说,一会再说其他的。”

邓超哦了一声,继续听那老者跟我们讲述棺材的事情,听不懂的地方就由王爱辉给解释,而从老者的口中我们也知道他姓霍,这个村子叫做霍家弯子。

霍老汉接着跟我们讲,那个长着尾巴的老头来到村子,直接就进了放有透明棺材的祠堂,这时候祠堂中已经没人看守,村中但凡有落脚地方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大都是故土难离的老人和一些没有去处的村民。

长着尾巴的老头看完透明棺材就找到了霍老汉和剩下的村民,然后跟他们说,由于他们冒犯了这透明棺材中的人,所以才会降下这许多的灾难,而他就能够解决这个透明棺材,前提是他需要村子中的人给他找三个黄花闺女。

在那个年代虽然村子中的人都比较迷信,可是正常的戒备心理还是有的,听闻这个长尾巴的老头上来就要黄花闺女,村民哪里会干,都以为他是个招摇撞骗的老色棍,就把他给赶跑了,临走,这老头留下一句话,说是今晚那棺材中的人将会更加严厉的报复村民。

就在这个长尾巴的老头被赶跑的当晚,在人们都点着煤油灯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比前几日晚上的低语更加恐怖的声音出现了。

这声音就像是在他们自己屋内发出来的一样,在门口,在床下,在他们一闭眼的任何地方,似乎有人的脚步,有人的敲门,有人抓木板,总之这一夜他们是在恐惧中过去的。

天亮之后声音消失,他们发现就在昨晚,和霍老汉一起下水捞棺材的那个青年死在了自己的屋中,准确的说他是被一盆水淹死的。

发现他的时候他软软的跪在方桌边上,双臂搭在桌面上,头沉浸在放在桌子上的脸盆中,面部的皮肤都被泡的有些发白发虚了。

看到又有人死去,他们这才信了那长着尾巴老头的话,有人就提议去找那个老头,可是人都被他们赶跑了,又能去哪里找?就算是找到了,他们又上哪里去给他找三个黄花闺女去?谁家有闺女愿意交给这个诡异的老头子呢?

霍老汉这时候也是被恐惧淹没,他就想,下一个肯定就是自己了,不能等了,一定要在白天就找到那个长着尾巴的老头,黄花闺女没有,可是其他的只要是他有的,只要能救他的命,霍老汉这时候都愿意给拿出来。

于是村中剩下的人开始发了疯的找那个老头,没想到还真给他们找到了,原来这老头根本就没走,而是在祠堂中睡了一夜,看到这副情景,村中人更是对这老头深信不已,央求他救救这村中剩下的人。

老头还是那个条件,三个黄花闺女,这要求让村中的人就犯了难,霍老汉更是扑通一声就跪在了这个老头的身前,央求道:“仙长,我们这真的没黄花闺女了啊,你看人都跑的差不多了,上哪给你找黄花闺女去啊?要不你再说一个条件,我们一定办到,只求您能大发慈悲救救我们。”

长尾巴的老头看了一眼村中的人,见剩下的确实是没有黄花闺女,叹了一声气,道:“你们真以为我要黄花闺女是为了自己胡搞啊,唉,我是要用她们引着这棺中的正主回他该回的地方去,女子属阴,正是牵引这些阴物最好的引子了,你们务必要找来啊,要不我也不好办。”

“仙长,她们不会有性命危险吗?”霍老汉问道。

那老头笑了,摇头道:“只是牵引一下,哪里会有危险,事后我为她们做一场法事也就什么事都没了。”

霍老汉听到这话,一咬牙关道:“好,我去给您找。”

说罢,霍老汉起身回家,把自己和自己老子这些年捞尸赚的钱全给拿了出来,又冲其他人找了些,凑足了一万元,然后拿着这些钱就去了邻村,他想着既然是没什么危险,又有这些钱做报酬,肯定是能找来几个黄花闺女的。

当时的一万元可是真金白银的一万元,购买力那是杠杠的,要知道那个时候猪肉才两毛钱一斤,这一万元在一个小村子中有多大的吸引力可想而知了。

所以在邻村,还真就给霍老汉用这钱给找来了三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把她们带到了尾巴老头面前,老头满意的点点头,给了她们每人一条红腰带让他门系在腰间,然后吩咐霍老汉等人找了些抬棺材用的架子,这东西他们不缺,很快就给找来了一套。

按照尾巴老头的吩咐,把抬棺用的器具绑在透明棺材上,然后又让那三个小姑娘走到了棺材旁哭了一鼻子,当时小姑娘完全是被这阵势吓哭的。

不过那老头也没说其他的,只说了声好了,就让三个小姑娘充当抬棺的把头,就是让她门抬着最前面的木头制把手,最前面是四人才能平衡棺材,所以尾巴老头也和她们一道抬起最前面的把手。

中间以及后面的就由霍老汉他们抬着,这透明棺材不是很沉重,再加上农村的姑娘早当家,什么重活都干过,也有一把子力气,抬着这棺材倒也能走动道。

尾巴老头一路上神神道道的嘴就没停过,一直在低语着什么,直至把这棺材抬上了黄河堤坝,老头才让停下。

霍老汉这时就发现棺材中的那几尾鱼这时候莫名其妙的就翻了肚皮,他可是清晰的记的,就在刚刚的祠堂中,这鱼还是游来游去的,只是这一会功夫不知道怎么的就死了。

拆解下抬棺的架子,尾巴老头吩咐给烧了,然后又给那三个小姑娘做了一场简单的法事,解下她们腰间的红腰带扔进了燃烧的抬棺架子中,随后就跟霍老汉他们说道:“好了,剩下的事老汉来就成了,你们都回去吧,今后就没事了。”

众人感恩戴德,纷纷离去,霍老汉这时候就留了个心眼,走了一段之后又折了回去,他想看看那老头是怎么处理那个棺材的。

栏目推荐
未解之谜 ufo探索 野史秘闻 灵异事件 奇闻趣事 社会热点 环球视野 科学探索 宇宙探索 动物世界 自然地理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明星娱乐 | 军事新闻 | 港澳新闻 | 台湾新闻 | 华人新闻 | 财经金融 | 房产新闻 | 汽车新闻

Copyright © 2016-2018 邯郸生活在线 版权所有 Power by 邯郸生活在线 技术支持:备案号:冀ICP备15028449号-8

提示:本来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处理QQ:3113138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