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时尚资讯 健康资讯 生活资讯 美图欣赏 邯郸新闻 奇闻趣事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明星娱乐 手机版

独家∣尼日利亚站街女的边缘生活

来源: 作者:未知 人气: 次 发布时间:2018-08-29 17:15:55


独家∣尼日利亚站街女的边缘生活

新华网北京7月30日电 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每年7月30日为“非洲妇女日”。同“三·八国际妇女节”一样,设立“非洲妇女日”的目的,是为维护非洲地区妇女的合法权益,保护她们的平等权利不受侵犯。但在广袤的非洲地区,尽管在妇女权益保护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但仍有不少妇女生活在贫困中,为了生存而挣扎。

新华国际客户端特别关注了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一个特殊的女性群体,她们昼伏夜出,希望以一种快速的方式一天挣到别人一个月的收入。

【城市中的“夜色花园”】

作为非洲第一大经济体和人口第一大国,位于非洲西部的尼日利亚在发展中也遇到了贫富分化严重、就业难等社会问题。由于生活贫困,不少女性选择走上夜色中的阿布贾街头,成为当地红灯区里的性工作者。


独家∣尼日利亚站街女的边缘生活

图为一位身着超短裙的性工作者走在街上。

市区内的几处所谓“据点”是很多尼日利亚人耳熟能详的,大量性工作者活动在这些区域。每晚,她们坐上顾客的一辆辆车,获得或多或少的收入。当地人对此也习以为常,并形容她们“像水一样,遍地都是”。

在红灯区等生意是出租车司机萨尼的日常工作,他的夜间收入甚至比白天还多。他说:“凌晨两点穿着粉色衣服的女孩子站在路边,你觉得她们在干什么?”


独家∣尼日利亚站街女的边缘生活

图为等客的3名性工作者,粉红色是她们着装的首选。尼日利亚人偏好身体丰腴的女性,半数性工作者属于这一类型。

尼日利亚法律明令禁止女性卖淫活动,站街女也曾一度减少。不过,由于执法力度不强以及部分警察的腐败行为,只要远离部署警力的主要路段,生意依然不会差。此外,在部分地区腐败的警察会给站街女提供保护,让她们毫不担忧地“做生意”。

她们每天的收入从3000奈拉(约合93.6元人民币)至5万奈拉(约合1560元人民币)不等。在部分五星级酒店,甚至会以美元结算,价格从100美元至1000美元不等。而这一切完全取决于她们自己,她们会根据顾客的穿着、驾驶的车辆、顾客需求等提出不同价格,经过讨价还价后,她们或者坐上顾客的车,或者前往自己熟悉的酒店,待交易结束后收钱离开。为保证安全,站街女周围一般会有或明或暗的男保镖跟随,一旦和顾客发生纠纷他们能保护自己,但代价是要付钱给这些“护花使者”。


独家∣尼日利亚站街女的边缘生活

图为等客的两名站街女。

【边缘化的多重人生】

新华国际客户端了解到,性工作者基本可以按全职、兼职和临时划分为三类人群,年龄从18岁至40岁不等。

对于全职从业者,让她们走上这条路的原因大多为生活所迫,没有工作和固定收入使她们在阿布贾这座城市中难以生存,通过小生意赚取的微薄利润同样无法在城市中立足,于是她们选择卖身的方式,一晚就能赚取其他人一个月的收入。

兼职者拥有的正当工作往往收入微薄,难以维持家用或离内心期待还有差距,但白天夜晚的双重身份使得她们的生活充满不确定性。对于这一部分人来说,正常工作一个月,只能维持基本生活,如果想得到更多,就得做兼职。迫于生活,或源于贪婪,部分女性选择了游离于常人的边缘生活,每晚为了那一把钞票站在街上。


独家∣尼日利亚站街女的边缘生活

图为两名等客的站街女。

让人惊讶的是,在尼日利亚,不少大学生会利用假期、周末、公休日甚至不上课的平日,充当“应召女郎”。

虽然“无法负担学费”听上去像是敷衍,但这确实在尼日利亚大学校园中上演着,甚至有些大学生因无法负担学费而辍学。政府和企业的奖学金名额杯水车薪,几乎没人能指望通过奖学金完成学业。面对家庭孱弱的经济支持,有些女大学生迈出了这一步。


独家∣尼日利亚站街女的边缘生活

图为尼日利亚某大学,女大学生们下课返回宿舍楼。

【站街女的一声叹息】

性工作者伊芙琳今年11月将年满35岁,从业接近12年的她已经对生活失去了梦想。

“我生活在这个社会的边缘,对于未来没有打算,赚点钱让自己开心就可以了,”伊芙琳说。香烟、提包、短裙和高跟鞋,昼伏夜出的她基本与社会脱节,与其他人的生活节奏格格不入。

谈起过去,伊芙琳的眼神中带有些许遗憾。曾经是一名大学生的她,因为家庭条件贫困,在村子里生活的父母无法提供足够的经济支持,使得她最终选择退学。找不到任何工作的她,“无奈”走上了这条路。

“第一晚我挣到了1.5万奈拉(约合468元人民币),”她说,“而我父母一个月的收入是5000奈拉(约合156元人民币)。”

交谈中,一名顾客在不远处停下车来接她。临走前,她一字一顿地告诉我:“这就是我的生活。”


独家∣尼日利亚站街女的边缘生活

图为一名站街女搭上出租车和顾客一起离开。

哈迪扎把两个不满10岁的孩子托付到邻居家后,衣着光鲜地站在了街角。她平日在市内一家餐厅工作,下班回到家先为两个孩子准备晚饭,再将他们托付给邻居。她的丈夫在尼日利亚北部做生意,还有一个大女儿在高中住校。每晚,她的大手提袋里会装上另一套衣服,以便在客人家度过整晚后第二天可以直接上班。

白天,哈迪扎在餐厅做清洁工,月薪为2万奈拉(约合624元人民币)。夜间,以另一种身份工作时,她给顾客两种选择:一次4000奈拉(约合124元人民币),或者整晚1万奈拉(约合312元人民币)。丈夫每月寄来的钱无法维持家庭开销,即便加上自己的工资,母亲和两个孩子在市区的生活依然艰难,而大女儿也在等她每月的经济支援。她坦言:“我不敢让丈夫知道我在干什么,面对这样的生活我别无选择。”


独家∣尼日利亚站街女的边缘生活

见到玛格丽特时,她总是试图回避记者的眼神接触,并且小心翼翼。就读于阿布贾某大学的她离毕业还有两年时间,利用周末或者公休日给自己带来一些额外收入是她的临时选择。她小声说:“我的父母不能保证每个月都寄钱来,男朋友也帮不了我。但我不会一直这样。”

对这份“工作”充满惭愧的她非常注意保护身体,每月会定期检查血液。而对父母、兄弟姐妹隐瞒的事实,只能藏在心中的角落。与其他人不同,玛格丽特会选择到环境更安全的俱乐部,而且只在周末。

让记者印象深刻的是,学公共传媒专业的她,在毕业后准备申请的第一份工作是记者。临走前她对记者说:“大选时我把选票投给了布哈里,希望他能给这个国家带来他承诺的‘改变’。”

这3名性工作者并不能代表整个行业,但她们的话却印证了很多人的无奈选择,没有哪位尼日利亚女性会满心欢喜地走上这条路。夜色中的身影背负了太多心酸和苦涩,以及不为人知的心路历程。

【新政府的长期课题】

尼日利亚女权运动者奥丽萨认为,女性社会地位低、贫富差距过大、缺乏长期教育以及就业环境紧张是卖淫现象在尼日利亚屡禁不止的几大主要原因。

在尼日利亚一些地区,受宗教和部族文化影响,女性地位低下且不能外出工作,有些女性成为了交易筹码。在南部的埃多州,目前依然存在贩卖女性至欧洲做性工作者的现象。南部的拉各斯州、河流州和阿夸伊博姆州也被尼日利亚人看做是性工作者集中的几个中心。

尼日利亚在2014年重新统计GDP数据后超越南非成为非洲第一大经济体。但在政府随后公布的一份数据中,全国仍有70%的贫困人口,而另外30%的人掌握着大量财富,富人家一顿饭的花销,穷人则能吃上一个月。有些尼日利亚富人选择长期在国外生活,还有些在阿布贾生活的富人,财产数额巨大,堪称“富可敌国”。部分富人也是性工作者的固定顾客,一次带两到三名女性回家很正常。

此外,缺乏教育、就业机会少也导致很多女性生活在社会底层。就业是尼日利亚一大社会问题,且由来已久。没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尼日利亚人就业时只能选择清洁工、司机、保安等薪水较低的职业,很多在底层挣扎的女性因此走上了另一条路。

4月新当选的总统布哈里在竞选期间曾打出”为我们的孩子提供免费教育“、“我们将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等口号。但面对历任政府都未能解决的就业难题,新政府需要拿出更多切合实际的政策及措施。


独家∣尼日利亚站街女的边缘生活
栏目推荐
女性 母婴 两性 饮食 减肥 丰胸 妇科 健身 卵巢 乳房 阴道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明星娱乐 | 军事新闻 | 港澳新闻 | 台湾新闻 | 华人新闻 | 财经金融 | 房产新闻 | 汽车新闻

Copyright © 2016-2018 邯郸生活在线 版权所有 Power by 邯郸生活在线 技术支持:备案号:冀ICP备15028449号-8

提示:本来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处理QQ:3113138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