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趣喜欢 >> 奇闻趣事

写国歌的人

时间:2019-10-12 浏览量:1次

原标题:写国歌的人

1

五十年前的12月10日,北京301医院病房,一名七十岁的老人死于糖尿病、心脏病和尿毒症,死时无一亲属在旁。他病历上的名字是李伍,而真名是田汉,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词作者,着名的作家和文化人。

戊戌变法那一年,田汉出生在湖南长沙东乡田家塅。他六岁时不幸丧父,母亲易克勤靠选丝织绢带大三兄弟。每一年乡下的庙会,长沙的湘剧班子都会下乡来演皮影戏,田汉非常着mí。

田汉的舅舅易象是革命党人,二次革命讨袁失败后一度随孙中山流亡日本。1916年,已从长沙师范毕业的田汉,跟随舅舅去了日本神户留学。易象一心想把他培养成为职业革命家,但一开始本来学海军的田汉,很快却把兴趣转向了文学和戏剧。他在dongjing高等师范学校学教育,和郭沫若结为平生挚友。

田汉1920年回国,五年后创办“南国剧社”,之后由瞿秋白介绍入党。1931年,上海明月歌舞tuán一名小提琴手的演奏吸引了田汉,之后开启了两人短暂而光辉的合作。小提琴手聂守信来自云南,他更为人所知的名字是聂耳。

写国歌的人

1935年,田汉在为他编剧的电影《风云儿女》创作主题歌歌词期间被国民党逮bǔ入狱。当时灵感勃发,手边一时找不到纸,田汉就把前两段歌词写在烟盒锡箔衬纸上,聂耳随后谱曲。五个月后,聂耳在日本不幸溺水身亡。田汉被假释出狱之后才听说噩耗,痛哭不已。

这首《义勇军进行曲》很快传唱全国,抗战期间,名将戴安澜将军曾任师长的国民革命军第五军200师将其定为该师军歌。1949年9月25日,在中南海丰泽园召开的座谈会上,《义勇军进行曲》被周恩来、郭沫若等与会代表一致赞同选为代国歌。

五天后在开国大典上,田汉谱写的作品回响在天安门上空,那是他的人生巅峰。

2

田汉才华出众,歌词需要慷慨激昂的时候,往往气势雄浑、高扬嘹亮,例如至今人人会唱的国歌:

“起来,不愿做nú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还有他和聂耳合作的另一首《毕业歌》,在青年人口中传唱不已。无数青年是在这首歌的激励下,义无反顾踏上抗日前线的:

“同学们,tuán结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我们要做主人去拼死在疆场,我们不愿做nú隶而青云直上!”

田汉的才华不止体现在文字上。一九四四年,日寇正bī近桂林,然而中国现代戏剧史上一次规模空前的戏剧展览会正在此开幕。这场由田汉和欧阳予倩发起的戏剧展览历时三月,观众达十余万人。开幕式上先是欧阳予倩做一个关于筹备工作的报告,然后是各级官员致辞。zuì后他们都讲完了,田汉上了台。

田汉身着一套老旧的国军军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上面不是什么客套的讲话,上面是抗战以来牺牲的戏剧工作者的名单。田汉就这样在台上一字一句地念出一个个姓名,台下所有在场的人听得热泪盈眶。这并不是一幕戏,却比任何一幕戏都动人。

但需要婉约的时候,田汉也能写出柔情似水的歌词来,例如《春之恋歌》:

“花儿是随着绿波飘荡,鸟儿是摇着花枝儿歌唱,波儿是映着美丽的斜阳,人儿是细语在木兰舟上。”

写国歌的人

还有至今温婉优雅、被金嗓子周璇唱到国人皆知的《四季歌》

“春季到来绿满窗……夏季到来柳丝长……秋季到来荷花香……冬季到来雪茫茫,寒衣做好送情郎。血肉筑出长城长,侬愿做当年小孟姜。”

事实上,刚从日本回国的时候,田汉是醉心于欧洲的新làng漫主义戏剧的。他第一个翻译了王尔德的戏剧《莎乐美》,并将它搬上舞台:莎乐美爱上圣人,向国王献舞后索取圣人的头颅,只为亲吻爱人的嘴唇——爱、罪恶和yù望坦率得惊世骇俗,一般观众难以接受。

后来田汉醒悟,感觉救亡抗日才是时代主题的时候,他创作了以抗争为主题的独幕剧《一致》。国民政府要他不要参与政治,回去安心写他的爱情戏剧和剧本,叫好又叫座,何乐而不为?

田汉没有从命,他爱风花雪月,但更爱代表民众发出呐喊和呼声,更爱在敌人的pào火下前进。田汉一生创作了六十多部歌剧话剧、二十余部电影剧本、新旧体诗歌和歌词两千余首,各种文字超过一千万字。只是因为作为国歌的词作者,这一身份太耀眼也太沉重,才令他另外作品的光芒显得不甚明亮。

他为母亲写京剧《白蛇传》,“纵然是异类,我待你,情非浅。”情之一字,田汉知之甚深。

3

在三四十年代,田汉在中国戏剧领域威望卓着,许多进步青年都会找他来寻求帮助。但到了六十年代,有人让田汉把《红sè娘子军》改成京剧。这部《红》的京剧剧本至少七易其稿,但每次送上去审查都打回来重写,终究没能完成。

于是1966年之后,田汉的日子一天难过似一天。开始批斗文艺界人士之后,田汉首当其冲。造反派把他拉到故宫供慈禧看戏的戏台上批斗,田汉不仅感慨万千,“我一辈子搞戏剧,视戏剧艺术为生命的一部分,如今竟在戏台上受辱。”他的大脑和人生感觉一片空白。

本来就有糖尿病、冠心病和尿毒症的田汉,经受不起连续不断的审问、bī供和殴打,从秦城转移到了301医院的病房里。时而清醒时而昏mí的田汉,有时要求“放我回家见见我妈妈吧!”——当然是奢望。专案组告诉他,你的案件早已定性,“叛徒”和“特务”你是逃不掉的了。

1927年风华正茂的时候,田汉曾经有感而发:“艺术家不妨生得不美,但不可死得不美。”四十年之后的1968年12月10日,田汉在病痛中去世。据说田汉咽气时,窗外正放着他的《毕业歌》,欢送曾经殴打过他的青年们上山下乡。

田汉死后,专案组只对他的儿子田大畏宣布“罪大恶极的田汉死了”,吓得田大畏连骨灰都不敢去取,亲友无一知情。两年后,即便已成灰的田汉也要陪着周扬、夏衍、阳翰笙一起挨大规模批斗。1975年,田汉再次被宣布为“叛徒”,永久开除党籍。他写的《义勇军进行曲》和《毕业歌》,歌词被jìn止演唱,不是只奏曲调,就是用新创作的歌词代替。

终于在死后十一年的1979年,田汉得到了平反昭雪,在八宝山召开了追悼会恢复了名誉。1982年全国人大决定,恢复田汉作词的《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

写国歌的人

田汉曾经照过一家四世同堂的照片。他被bǔ离家的时候,经过母亲易克勤的床前,老母亲拉着他舍不得放。田汉说妈妈你放心吧,我还会回来的。

那是mǔ zǐ今生的zuì后一面。田汉成灰三年后,九十九岁的易克勤还搬个小板凳,每天坐在院子里,盼着儿子重新踏入家门的一刻,等着那个永远不会回来的、写国歌的人。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605155928”领谈资红包,领到大红包的小伙伴赶紧使用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