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时尚资讯 健康资讯 生活资讯 邯郸新闻 奇闻趣事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明星娱乐 手机版

李泽军 嚎哭、悔恨、绝望 张君李泽军犯罪集团的最后时光

来源: 作者:未知 人气: 次 发布时间:2018-10-26 14:34:35

重庆消息昨天,是一个血债血还的日子。上午9时30分,审判长庄严的声音在重庆市一中院的审判厅响起:“将罪犯押上法庭!”在看守所里度过了最后一个夜晚的张君等8名死刑犯和其余3名罪犯,再次接受重庆人民的最后宣判。


张君:尖声哭嚎,夸张如女声

张君穿着一件蓝色衬衫,他面无表情、故作镇静,但散乱的眼睛流露出他的心虚。据看守所刘泽伦所长介绍,昨天早上7时20分,在法警为其上警绳时,张君发出绝望的哭嚎,看守所的每一个角落都能听到张君如女声样的刺耳不断尖叫。

8时,张君被押往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讯室等候宣判时,刘所长问他,对自己今天的结局怎么看?张君无奈地摇着头说:“是个悲剧啊,我真是太不自量力了,我一个人的力量与政府和社会作对,就只能是今天这个结局。而且,无论谁有多么聪明能干,终究也只会是这个结局。”他抬头看了一下刘所长,而后又说:“我现在最想的还是我的儿子,我希望他们将来好好读书,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不要恨政府,因为我做的坏事太多了,政府枪毙我是应该的。”

“你现在后悔吗?”刘所长又问。“非常后悔。我杀死了那么多人,给那么多家庭造成了伤害。我要感谢重庆公安把自己抓获了,使我有机会向被自己伤害过的人说声对不起。我对不起这些无辜的人,对不起杨明燕一家人,也对不起那些被我拉下水的人。”说完,张君低下了头。

秦直碧:对不住亲人

秦直碧显得很憔悴,一小时前,她见了她的丈夫、女儿和辩护律师最后一见。秦直碧一夜没睡,她在留在人世最后的时间里反思自己。她告诉家人,走到这一步,都是自己造成的。她对不住亲人。

全泓燕:想见前任男友

全泓燕穿着一套黄色的运动装,在审判长长达45分钟的宣读中,她用恐惧的眼神瞟着周围的人,双手在背后不停地扭动,当宣读到自己的罪行时,手动得更厉害了。据为其辩护的律师张元炳说,在一审判后,全泓燕的求生欲望很强,很快检举揭发了一起经济犯罪和一起刑事案件。经过司法部门特批,律师及相关人员迅速赴东北进行了调查核实。遗憾的是,这两起检举揭发的犯罪事实不成立,全泓燕未能获得从轻处罚的机会。

接到传票后,全一夜沉默无语,晚饭未进一粒米。同舍犯好心地买来卤鸡爪,全也摇头拒绝。她木木地靠墙坐着,穿着一身白底黑碎花的棉质睡衣。

全泓燕一夜心情很乱,一会儿要求翻找她的内衣,一会儿又提出要换袜子,弄得四个照顾她起居的女犯团团转,管房民警跑上跑下。

全泓燕期期艾艾要求见王某一面。

王某是全的前男友,在石桥铺某集团公司当部门经理。让全耿耿不能释怀的是,恰恰与王某分手后的晚上,她接到了张君邀她去长沙的电话,从此踏上一条不归路。

警方拒绝了全泓燕的要求。呆坐的全泓燕是她把60多岁的母亲八个月来给她写的30多封信,一一抽出,细细阅读,边读边哭。读完以后,她将信纸揉成一团,请求用打火机烧掉它们。

严敏:绝望而悔恨

严敏破天荒地扎了两根小辫,她低埋着头,神情绝望而悔恨。

莫金英:干都干了,没办法了

53岁的莫金英对律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干都干了,没有办法。在宣判现场,她始终低着头,表情麻木。

10时15分,审判长宣布全体起立,这时,张君似乎被电击了一下,猛地抬了一下头。当听到自己的死亡令后,他的脸更加铁青了。

在警笛声中,张君等8名罪犯被押赴刑场,走向地狱之门。

常德消息昨天上午,随着几声警笛的呼啸,大批荷枪实弹的军警遍布湖南常德市街头巷尾,警车押着“9·1”惊天大劫案及渝湘鄂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案犯李泽军、陈世清、赵正洪、严若明等6人,直奔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桃林岗刑场。几声正义的枪声,结束了这几个罪大恶极的犯罪团伙成员的生命。

张君团伙李泽军团伙成员临刑前的最后时刻

李泽军:今天是个好日子,“520”——“我爱你”

5月20日清晨,整晚只打了个盹的李泽军早早的就起床,洗漱换了一套衣裳,脚穿一双黑布鞋,等待着法警的押解。8时许,记者随着押解车队来到坐落在东郊外常德市第一看守所,李泽军见到记者说:“我的时刻不多了,今天不知道我爱人会不会来,今天是5月20日,是个吉祥的好日子,不管她来了或没有来,我俩是见不到最后一面。请您帮忙给她打传呼机,加上520这个数字。老婆,我爱你!”

上午,在公判现场,记者又见到李泽军,记者问:“后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李泽军:“现在后悔已晚,只怪自己太蠢了,做了不该做的事,蠢到极点。”笔者问他:“恨不恨张君?”一直神态自若的李泽军有一丝黯然:“不是他,我哪会有今天……”

陈世清:请给我照一个相留给我儿子

陈世清昨天穿的衣服,是常德9·1大案作案时穿的那套蓝色的梦特娇短T恤衫,黑色休闲裤。见记者背着相机,陈世清说:“你能不能帮我照一个相留给我儿子。”等记者按下快门,陈世清似乎又十分后悔起来,“我这个样子,怕是给家人看了会引起他们的伤感,算了,照片别寄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我希望我的两个儿子长大后,多读点书,听他妈的话,忘记我这个罪大恶极的父亲。”

上午公判后,除李泽军、严若明不抽烟外,法警给其他人一人点上一支烟。陈世清的眼睛跳动得很厉害,不时有泪水流出,法警不停地用纸巾给他擦拭。

赵正洪:我想给父母留张照片

昨晚赵正洪通宵没有合眼,和看守民警聊天,讲他的身世,讲他的悔恨。

“要怪就怪自己没有文化。”这是他从落网后,到今天生命即将结束时,他还是那句话。见记者背着照相机,他招呼道:“记者大哥,请给我最后照一张相好吗?我这一生还没有照片留给我父母和家人。”“刘教导,能不能把手铐给我解一下,就照一张相?”赵正洪用乞讨的神情,向看守老教导员刘大章请求。“可以,”说完刘教导便为赵正洪打开了手铐。赵正洪脸上又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要记者再给他拍了张照片。

许军:像往常一样呼呼大睡

前天下午许军接到湖南省最高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后。这个结果可能是他早已料到了的,所以,晚上他照样呼呼大睡。今天早上如果不是民警将他叫醒,他可能还不会醒。记者问他:“你还有什么要说的?”“现在不讲了,要讲还是那句话,我这一生都是嘴巴惹的祸。”

严若明:不该与张君是亲戚

作为张君的表姐夫严若明先后参与了湖北武广大劫案和长沙友谊商场大劫案。昨天他说:“我最想的是今生不该与张君是亲戚,如果不是亲戚,不认识张君,我现在生活是多么的自由和幸福。

李金生:一副上路人的穿着

李金生昨天完全是一副上路人的穿着,他按农村乡下的习俗,托民警买了一双软底黑布鞋,黑布裤,白布衬衣,腰间用黑线系着。

当李泽军和李金生见面时,“胖哥,今天已到了这个时候,可别乱讲乱喊哟。”李泽军竟作起了李金生的开导工作来,接着李泽军的话头,陈世清、赵正洪附和着叫李金生好好配合,免得到时自找苦吃。一脸苦笑的李金生连忙答道:“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喊的哟。”8点30分,他们被一一押上了警车,将接受最后宣判。

一个字十万元

李泽军买不动哨兵

“有钱能使鬼推磨”,武警常德市支队的官兵不信这个鬼话。去年9月7日,刚被押进看守所的“9·1”常德大劫案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泽军、赵正洪,显得十分傲慢,根本不把看守他们的武警官兵放在眼里。

“金钱万能”是李泽军等信奉的人生信条。押进看守所的第10天他就想只要肯花钱,搞垮武警是几分钟的事。9月17日中午,李泽军趁战士丁亮单独站岗执勤之机,主动与小丁搭讪:“武警同志,跟你商量个事。”“能否给我捎个信或传个条子?收信人会给你10万元好处费!”小丁一听不假思索:“收起你这一套!”

李泽军垂下了丧气的头,他实在搞不明白,面对唾手可得的10万元,年轻的武警战士竟然无动于衷。信奉金钱万能的李泽军一次希望破灭后,又多次进行试探性加码引诱,最后到了“一个字10万元”,然而,都被哨兵拒绝了。

死前写下回忆录

时常要纸要笔成为李泽军狱中生活一特点

作为张君犯罪团伙中2号角色的李泽军,因其当过兵,从小好练武,他在监室内的生活,除向武警哨兵耍些小聪明外,还有两个特点,一是每天按规定戴着脚镣手铐,在监房内坚持做200个俯卧撑;二是时常向看守所民警索要纸、笔,写回忆录。他的回忆录分四部分:童年、当兵生活、加入张君团伙、累累罪行。当谈到为什么要写回忆录时,李泽军说:“我欠下社会许多血债,也欠亲人朋友很多,我要写出来,向死难者家属道歉,向社会道歉,同时教育自己的儿子和后人,千万别走错了路,不要和法律作对。”

栏目推荐
未解之谜 ufo探索 野史秘闻 灵异事件 奇闻趣事 社会热点 环球视野 科学探索 宇宙探索 动物世界 自然地理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明星娱乐 | 军事新闻 | 港澳新闻 | 台湾新闻 | 华人新闻 | 财经金融 | 房产新闻 | 汽车新闻

Copyright © 2016-2018 邯郸生活在线 版权所有 Power by 邯郸生活在线 技术支持:备案号:冀ICP备15028449号-8

提示:本来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处理QQ:3113138073!